日本法西斯首要推行者 近卫文麿 侵华战争的罪魁祸首

法西斯主义大家都应该了解吧,在中国历史上有太多法西斯国家入侵过的痕迹,如南京大屠杀等,还有日本侵华战争,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在中国侵占大片国土,实施“以华治华”的毒计,扶植汉奸傀儡卖国政权,残酷奴役、杀害中国人民,疯狂掠夺中国的资源和财产,严重的侵犯、破坏了中国的主权,严重的分裂了中国,使中国国家的统一程度在抗日战争时期受到了严重的削弱。日本在侵华战争中制造了一系列令人发指的暴行,比如在占领区实行“杀光,烧光,抢光”的三光政策;制造南京大屠杀;用中国人进行“活体解剖”细菌试验;制造平顶山惨案等;日军杀害中国平民数千万,并造成千万中国百姓流离失所,家破人亡。然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由近卫文麿这个人造成的。

    近卫文麿(1891-1945),日本贵族政治家,法西斯独裁政治的推行者,七七事变时的日本首相;是侵华战争的重要罪魁之一,二战甲级战犯。1891年11月12日,近卫文麿出生在东京的显赫贵族家庭。是近卫笃麿和前田庆宁女儿—衍所生之长子。其父近卫笃麿是明治时期的知名人物,曾任学习院院长和贵族议长等要职。笃麿当时看到清国遭到欧美列强的吞食非常愤慨,提出东亚保全论,主张结为日清同盟。1902年他主持开设东亚同文书院,反对欧美和俄国主导支配中国,希望推动亚洲主义。这种思想在近卫的论文中也有所体现。 他的母亲早在他出生后八天就因产褥热去世。笃麿又娶了文麿的姨母贞子续弦,而文磨一直将其姨母当成亲生母亲,直到长大后才知道真相。后来他感叹道:“知道这件事后让我觉得世间充满谎言。”大概这就是他对任何事都执怀疑态度的根源所在。

    作为近卫家250年来第一个由正妻所生的长子,自出生之日即被视为掌上明珠,受宠无比,其曾祖父为他的出生高兴的连连题诗,其父经常在他身上拴着绳子,生怕摔倒。由于家族和天皇的渊源,近卫文麿自幼深受”天皇家屏藩“的严格家教与训练,三岁起便有祖母带着参拜皇室,尊皇尽忠的封建伦理在他心中打下深刻烙印。1904年(明治37年)1月,鼓吹对俄开战的父亲突然病逝。当时12岁的近卫文麿就继承了爵位,昔日门庭若市的近卫家突然变得冷冷清清,那些以前受过笃麿关照过的人全都换了一副面孔,常常到近卫家索要债款,甚至搬走物品作为抵押。家道的中落使少年的近卫文麿倍感世态炎凉。

    在华族学习院中等科毕业后,华族子弟多会是继续学习院高等科。不过,被是当时旧制第一高等学校(东京大学前身之一)之校长新渡户稻造感化,投考旧制第一高等学校。由于他的高贵身份,无论同学和老师都对他保持着一种礼貌上的友好,他为没有朋友而苦恼,这一时期,他是个有很多偏见的忧郁青年,喜欢西欧传奇文学。甚至想辞去爵位,当一名普通人。1912年3月进入东京帝国大学(战后的东京大学)后攻读哲学。后来被著名的经济学者,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河上肇和哲学家西几多郎吸引,10月转到京都帝国大学(战后的京都大学)攻读法学系。他曾经买糕点送给贫穷的邻居,主张礼贤下士,口头禅“叫花子也是宾客”为他赢得了不少好名声。

    这一时期他结识了号称“最后元老”的西园寺公望,当时以护宪为中心的大正民主运动蓬勃展开,每天报纸上新闻连篇,这使得以前视政治为庸俗之物的近卫开始关注政局,西园寺曾向近卫的曾祖父学习过书法,并同其父是好朋友;所以,当某天身穿学生服的近卫去拜访他时,西园寺感到很亲切。虽然两人辈分为叔侄,但前首相西园寺对学生近卫常以“阁下”相称,表示尊敬。从此,近卫与西园寺结下了恩恩怨怨的政治联系。

    近卫文麿实际上,日本帝国主义对侵华战争蓄谋已久,近卫就曾多次提出“华北经济开发”对日本的意义。在日本政府的推动下,侵华战争不断扩大。7月底,北平,天津沦陷,29军副军长佟麟阁战死。8月7日、近卫内阁召开四相会议,决定“大陆主要使用武力的地区应为河北-察哈尔区和上海”。8月13日,中国军队开始围攻上海的日本海军陆战队,应海军要求,陆军向上海增派两个师团。8月15日近卫在发表事实上抛弃了当初的“不扩大方针”的“膺惩暴(戾的)支(那)”声明。飞机开始展开越洋轰炸。为确保侵略战争的进行,近卫内阁加强了国内的法西斯统治。9月3日,近卫将北支事变改称支那事变。开展“国民精神总动员”运动,向国民灌输“尽忠报国”,“征服世界”等法西斯思想。10月,设立旨在推行国民经济军事化的企划院,制定《重要工业统制法》、《军需工业动员法》等法令,促使整个国民经济为战争服务。10月15日,近卫从工商巨头、军人和议会政党中选出10名最有势力的人物作为临时阁员–参议。11月22日,组成包括首相在内的指导战争的大本营。

    尽管近卫标榜举国一致,但实际上他连内阁都难以做到一致,随着日军在战场上的赫赫战功,军部势力越发猖獗,时常使近卫感到有被架空的感觉,他曾对秘书原田熊雄抱怨“陆军大臣杉山元靠不住,有时向天皇自嘲说:‘我这样的人完全像时装模特儿,什么都不让我知道,却被牵着鼻子走,这实在叫人为难,真对不起。’”近卫打算笼络军部、财政界的头面人物,以突出内阁的领导作用,但收效不大。在攻占南京之前,近卫试图凭武力压蒋介石投降,通过德国驻华大使展开陶德曼调停,因为条件并不苛刻,只是扩大了在华北和上海的非武装区,蒋介石听取了军事将领的报告后转告德国大使,宣布接受日本条件议和。

    人物评价

    近卫文麿近卫在总辞职前曾透露过“从政界引退后想成为一名僧侣”的意思。日本投降后,他自评道:“我是一个被命运摆布的人,战争前由于软弱而遭军部欺负,战争中被别人斥为和平运动家,战争结束了,我又成为战争罪犯。”

    实际上不论是在战争前还是在战争中,近卫决不是“软弱的”,也不是“和平运动家”。他一生三次组阁,发动并组织了全面侵华战争,准备了太平洋战争,在建立和强化国内法西斯体制方面尤其别出心裁,什么国民精神总动员、持有国,、非持有国、新体制、大政翼赞、臣道实践、八纮一宇、东亚新秩序,大东亚共荣圈等等政治语言,都是他创造并实施的。他完全起到了军部法西斯分子起不到的作用,他亲手造就了日本战争机器,并使其象烈马一样狂奔。他的软弱就是没能阻止军部的独断专行,“和平运动”就是对军部妥协,其所谓的“和平行为”亦是为执行日本的侵略政策服务。他是一个没有西园寺那样的大局观和世界观,没有能力引导日本奉行与英美进行协调、与中国融合的外交政策的总理大臣。

    在日本流传着“近卫文麿是富士山”的说法。这个说法源于元老西园寺公望的秘书原田熊雄,是第二次近卫内阁时原田在其内弟有岛生马家中对近卫的评价。当时他感叹道:“近卫这个人是个象富士山一样的家伙。”有岛的女儿晓子问为什么,他回答道:“从远处望很漂亮,但到了近处看就全是岩石,粗糙不堪。”原田含着泪说:“西园寺先生看着这样的人担任首相,真是很心寒呀。”

    对历经三届的近卫内阁的评价直今仍存在两种不同看法,一种看法认为他没能阻止日中战争扩大和太平洋战争的爆发,缺乏领导能力,负有很大责任。一种看法认为在当时军部的压力和民众的情绪支配下,他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但是从受过法国自由主义熏陶、把和英美发展友好关系作为外交政策基础的西园寺的角度来看,近卫内阁与新兴帝国主义国家德国、意大利结盟对抗英美的外交政策无论如何也是不能容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