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下历史上的盗墓贼 也就属曹操的行为办得最漂亮

近几年的网络小说兴起了一股盗墓风,比如里面所讲述的四大门派,摸金校尉、搬山道人、发丘中郎将、卸岭力士。已经如潮水般涌进了人们的心里。

三国时曹操组建了个盗墓团队,便是摸金校尉,算是官方的,摸金校尉的任务是只拿金银财宝,像这种盗墓可以算是义盗,毕竟他们不会破坏墓主人的遗体。

像这种官方团队的盗墓比较少,而且正史中也没有记载,毕竟盗墓是非常损阴德和名誉的事,曹操自然不会承认,但盗墓之风却千年不绝。

在历史上许多起义军都挖过前朝的古墓,他们大多是出于报复的心理,因此拿墓中的金银不是主要目的,像唐末的黄巢,他带人挖乾陵就是出于一种报复的心理,像项羽挖秦始皇陵一样。

除了大规模的官方和非官方的盗墓,民间盗墓其实也非常猖獗,在太平盛世盗挖古墓发现会杀头,盗墓贼还不多,但到遇到乱世,盗挖古墓的事就非常多了,因为没有人管了。

在前面已经说了,盗墓有“义盗”,只拿金银财宝,自然也就有“脏盗”了,这种脏盗常常是民间盗墓贼干的事,主要是他们没有敬畏,也缺乏礼仪教化,什么事都敢干。

在历史上有些比较著名的盗墓事件

1、伍子胥——最毒的盗墓者

伍子胥成为中国历史上有名的盗掘者,源于其出走吴国之前,与楚平王结下的仇恨。《左传》记载,公元前522年(周景王二十三年),因遭楚太子少傅费无忌陷害,父、兄均为楚平王所杀,伍子胥被迫出逃吴国,发誓要搞垮楚国,以报杀雪恨。

公元前506年,在孙武攻破楚国城池,成全吴王“春秋五霸”地位后,伍子胥也寻得了弑父兄之仇的机会。

据说入楚后的伍子胥最想干的第一事,就是找到死去不久的楚平王陵墓。开始找了一天也未找到,原因是当年楚平王为防止陵址被人知晓,下令把参与修陵的工匠全杀掉了。

经一个侥幸逃脱的老工匠指点,伍子胥顺利掘得楚平王陵,把他的尸体挖了出来,用鞭子抽打解恨,一直抽了三百下才住,此即“鞭尸三百”典故。

另有一说,伍子胥抓到了楚平王的儿子楚昭王,对其进行严刑拷打,逼他说出了父陵的下落,伍子胥方得手。

2、项羽——最牛的盗墓者

项羽与伍子胥是老乡,都是现在的宿迁人(这层历史关系恐怕不少人不是太清楚吧),时人称西楚霸王,其战争的竞争对手是邻边徐州的刘邦。

项羽在进入关中后,实行了杀光(杀掉已投降刘邦的秦王子婴,杀掉王室贵族)、抢光(掳掠咸阳城)、烧光(火烧咸阳、阿房宫)的“三光政策”。

由于项羽与秦始皇一样野蛮,很不得人心,天下归心刘邦。刘邦也会拍天下马屁,《史记》中记载,刘邦把“掘始皇帝冢”作为项羽的一大罪过,昭示天下。

但有学者认为,项羽掘秦陵记载未必准确,郦道元在四百年后写的书不可信,因为早年史书、比较严肃的《史记》并无准确记录。

现代考古探测则发现,秦陵“完好无损”。项羽当年到底是否掘开了秦陵,在秦陵被充许考古发掘之前,仍是历史之谜,无从验证史实的真伪。

3、刘去——最变态的盗墓者

盗墓有的是泄愤,有的是贪财,但中国历史上有一盗墓者却很变态,首先是为了好玩,他就是西汉时期广川王刘去。

据晋人葛洪编著的《西京杂记》记载,在其封国内“国内冢藏,一皆发掘”,有点名气的古墓几乎没有一座能逃过刘去的铁锹。刘去盗掘的对象主要是春秋战国时期的王族墓,魏襄公、晋灵公的陵墓都让他掘开了。

被刘去盗掘的有名古墓还有好多,如魏王之子且渠墓、晋幽王墓、栾书墓等一大批古墓。

但盗墓多了,刘去也害怕。《太平广记》记载,在掘开且渠墓时,刘去被吓得半死,里面的人竟然栩栩如生。刘去赶忙让手下人住手,退出,重新封好。史称,刘去盗掘古墓的数量“不可胜数”,但具体有多少,又获得多少宝物,现在已无从考证。

4、董卓——最恶的盗墓者

在中国历史上三大盗墓高潮中的第一波,即出现在西汉末年至南北朝这一段时间。这一历史时期,小朝小廷如玩游戏般交替频繁,因此世道很乱,饥民遍野,民间盗墓之风盛行,你盗我亦盗,大家一起盗。

西汉最有为作为,也是中国众多帝王颇有作为的皇帝汉武帝刘彻的茂陵被掘开,董卓就是最大的罪人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在掘开长陵陵区内刘邦皇后吕雉的墓穴时发现,吕后的尸体历经那么多年仍如刚死不久,有兵士动了邪念,竟然奸了尸。掘开茂陵后,陵内财宝搬了几十天,“陵中物仍不能减半”,茂陵的陪葬品太多了。

到东汉末年,同为军饷发愁的董卓也盯上了茂陵,盗墓执行人就是他手下第一大将吕布。茂陵营建了54年,地宫巨大,为西汉皇陵中最大的一座。

虽然之前已让赤眉军光顾,但吕布进去后,发玑陪葬品仍是堆放满地,吕布满载而归,把刘彻的棺椁翻得乱七八糟。

5、黄巢——最蠢的盗墓者

黄巢成为中国盗墓史上的狂人,是因为其盗掘的对象都是重量级。一是效法项羽,掘秦始皇陵;二是学赤眉军、董卓,掘汉武帝刘彻的茂陵,三是掘武则天与李治的合葬墓乾陵。

对于黄巢盗掘的文字散见诸陵的盗掘记载中。在乾陵记载中,黄巢掘陵时动用40万起义军在梁山西侧挖山不止,据说差不多挖了半座梁山,但最后仅挖出了一条深40米的“黄巢沟”,此至今仍有迹可寻。

由于农民军中文化人少,加上乾陵的结构实在太坚固,兵士弄不清乾陵的内部结构,结果挖错了方向,乾陵躲过了劫难,否则保存不到今天。手下有那么多人,随便挖挖也能弄出不少宝物啊,真是蠢死了。

从当年的实际情况分析,在三座帝王陵寑中,黄巢不会一个未得手,最有可能掘开的是茂陵,茂陵之前已多次遭盗,地宫入口容易发现。

现在分析,黄巢带领起义军盗掘帝王陵,乱挖一通,并不仅仅是盗宝,也有泄恨的意思,是对封建皇权的一种挑战。

6、温韬——危害最大的盗墓者

温韬,易名李彦韬,五代时梁国人。温韬祖籍京北华原(今陕西耀县),曾任耀州、崇州、裕州等地节度使,镇辖关中地区。

有一个传说,温韬生下来时刚好有匪星殒落在昭陵所在地区的嵯峨山,迷信者遂传将给唐皇陵带来一场灾难的人物出世了。

温韬在长安做了七年行政长官,关中地区几乎所有唐朝皇陵,就是温韬趁战乱,在这一时间内动手掘掉的。

温韬盗掘唐皇陵是有案可稽的,不论正史,还是野史,都有明确记载。

7、刘豫——最不义的盗墓者

目前考古界判断,中国现存的所有帝王陵都已被盗墓者光顾过。唐“十八陵”让温韬盗掘了,北宋“巩义八陵”则让叫刘豫的人盗掘破坏干净。

北宋皇陵在今河南省巩义市,葬有北宋七位皇帝和太祖赵匡胤之父赵弘殷(追尊“宣祖”)的迁葬陵,号称“七帝八陵”。

相比汉、唐帝王陵冢巨葬丰,北宋帝王陵普遍简单;汉、唐帝王生前就开始卜穴营建了,而且宋朝皇帝生前不预筑寿宫。

刘豫本为北宋臣子,后降于北金政权。降顺变节,本已不义,合伙盗掘陵,则更加不义。

8、杨琏真迦——最没道行的盗墓者

历史上,僧人盗墓并不鲜见,但如杨琏真珈这般丧尽天良的十分罕见。其罪行,史上记载也很清楚。元世祖至元二十二年(公元1285年),深受忽必烈青睐的杨琏真珈被任为江南释教总摄(总管江南地区佛教事务的官员)。

宋末元初人周密所著《癸辛杂识》、元末明初黄岩人陶宗仪所著《辍耕录》,均记载有杨琏真珈盗墓一事:至元二十二年九月,杨琏真珈伙同僧人允泽等人,带人到陵区。当时负责护陵的罗铣坚决阻止,允泽竟然抽出刀来,当场要杀了罗铣。

在毁陵盗物之外,还有最令人发指的事情。杨琏真珈将帝、后们的骨骸全出掘出,弃之荒野。

理宗赵昀是大头,杨琏真珈将他的头颅从尸身上取下来带回北方,镶银涂漆,制成盛酒的器具使用。

9、陈奉——最荒唐的盗墓者

陈奉,明湖广承天(今湖北钟祥)人。本为御马监奉御太监,万历二十七年(1599年)奉朱翊钧旨意,去湖广一带征收矿税,官方身份是“税监”。

陈奉每到一地都劫掠行商,欺压官民,所求稍有不遂,官吏即遭鞭笞等。陈奉及其手下剖孕妇,溺婴儿,无恶不作。谁家有钱敲诈哪家,弄得众多殷实人家倾家荡产。

陈奉最让人痛恨的行为是挖坟掘墓,《明史》对他的评价是八个字,“剽劫行旅,恣行威虐”。陈奉的盗墓歪念是受到了武昌境内发生的乡民盗掘李林甫之妻杨氏墓“得黄金巨万”的一事启发,而“悉发境内诸墓”,走上盗墓之绝途的。

当时在他权利范围内荆州境内的大大小小、有名没名的坟墓全都让他派人盗掘了。巡按御史玉立贤上奏,请当朝皇帝朱翊钧下旨停止陈奉的盗掘行为,未被理睬。

万历二十八年十二月,武昌发生民变,时南京吏部主事吴中明再向朱翊钧上奏,揭露陈奉“威吓诈骗官民,犯上违制自称千岁”等罪行。

大学士沈一贯也上言,请求将激起民变的陈奉撤回,“以此收拢湖广百姓之心”。朱翊钧全都置之不理,这大大助长了陈奉的恶念野心,导致发生了陈奉盗掘显陵的事件。

在南朝宋人刘敬叔所著的《异苑》中,有这样一个记载,青州的一伙盗墓贼,盗挖了一座古墓,在拿完金银财宝之后,发现墓中的尸体已经风干,也就是通常说的僵尸。

这群人竟然把尸体分割的吃了,主要是因为当时民间迷信“人肉干”具有药性功能,可以大补,因此吃了“肉干”。

这个记载已经很难考证,不过在清朝慈禧时期,发生了一件耸人听闻的事,同治皇帝的皇后阿鲁特氏被慈禧害死,在民国版本的《清史稿》中记载,皇后死后她和同治皇帝的惠陵被盗。

由于民间流传阿鲁特氏皇后是吞金而死,这伙盗墓贼认为她腹中有黄金,就把她的腹部剖开了,而且连衣服也剥光了,尸体被拖出了棺外,很可能尸体遭到了猥亵。

除了此种行为,还有更为令人不齿的,在后汉书《后汉书·刘盆子传》中记载,赤眉军占领长安之后,挖开了吕后的墓,见吕后面目栩栩如生,遂动了邪念,侮辱了吕后的尸体。

这种记载的可信度很值得怀疑,但我们不能说猥亵尸体这种事不存在,在美国就有这样的事,一个在停尸间工作的男员工,在16年时间里,猥亵了100多具年轻女尸。

其实这在现代医学的角度上看,叫做恋尸癖,受害的多是女性遗体,罪犯利用职务之便猥亵女尸,也有罪犯行凶后辱尸的,作为一种病态行为,这些是客观存在的。

按照常言来说盗墓这种事情是要损阴德的,也许是当时的环境使然吧;当然,不管什么时候都会有一些不法之徒宁愿走些险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