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太宗冤杀的开国功臣,五位功臣,四位冤死?

唐太宗李世民备受后世的推崇,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他善待武将功臣,但历史的真相却不一定完美,李世民所杀的这几位名将,可以说就是被冤死的,他们就是张亮,刘兰以及卢祖尚与李君羡。

咱们先说第一位,他就是张亮!在凌烟阁功臣中,张亮排名第十六位,被封为郧国公。张亮原本在瓦岗军效力,是徐懋功的部将,归降唐朝后,成为李世民的心腹。张亮虽然没有直接参加玄武门之变,但他的作用也很大,“统左右王保等千余人,阴引山东豪杰以俟变,多出金帛,恣其所用”。

唐太宗冤杀的开国功臣,五位功臣,四位冤死?

张亮“倜傥有智谋”,历任地方高官,“抑豪强而恤贫弱,故所在见称”,还参加了征讨高句丽的军事行动,立下战功。可是到了贞观二十年,张亮突然被李世民处死。原因是有人告发,说张亮有五百个养子,暗中密谋造反。当时将作少匠李道裕认为,“亮反形未具,明其无罪”。但李世民正在气头上,还是将张亮处死。

没过多久,李世民后悔了,他对人说:“往者李道裕议张亮云'反形未具',此言当矣。虽不即从,至今追悔。”所谓“反形未具”指的是没有确切的证据表明他要谋反。当然张亮作为开国功臣,可能存在着不法行为,但他根本没有具体的谋反行动。

历史记载

张亮,郑州荥阳人也。素寒贱,以农为业。倜傥有大节,外敦厚而内怀诡诈,人莫之知。大业末,李密略地荥、汴,亮杖策从之,未被任用。属军中有谋反者,亮告之,密以为至诚,署骠骑将军,隶于徐勣。及勣以黎阳归国,亮颇赞成其事,乃授郑州刺史。会王世充陷郑州,亮不得之官,孤军无援,遂亡命于共城山泽。后房玄龄、李勣以亮倜傥有智谋,荐之于太宗,引为秦府车骑将军。渐蒙顾遇,委以心膂。会建成、元吉将起难,太宗以洛州形胜之地,一朝有变,将出保之。遣亮之洛阳,统左右王保等千余人,阴引山东豪杰以俟变,多出金帛,恣其所用。元吉告亮欲图不轨,坐是属吏,亮卒无所言。事释,遣还洛阳。及建成死,授怀州总管,封长平郡公。贞观五年,历迁御史大夫,转光禄卿,进封鄅国公,赐实封五百户。后历豳、夏、鄜三州都督。七年,魏王泰为相州都督而不之部,进亮金紫光禄大夫,行相州大都督长史。十一年,改封郧国公。亮所莅之职,潜遣左右伺察善恶,发扌适奸隐,动若有神,抑豪强而恤贫弱,故所在见称。初,亮之在州也,弃其本妻,更娶李氏。李素有淫行,骄妒特甚,亮宠惮之。后至相州,有鄴县小兒,以卖笔为业,善歌舞,李见而悦之,遂与私通。假言亮先与其母野合所生,收为亮子,名曰慎几。亮前妇子慎微,每以养慎几致谏,亮不从。李尤好左道,所至巫觋盈门,又干预政事,由是亮之声称渐损。十四年,又为工部尚书。明年,迁太子詹事,出为洛州都督。及侯君集诛,以亮先奏其将反,优诏褒美,迁刑部尚书,参预朝政。太宗将伐高丽,亮频谏不纳,因自请行。以亮为沧海道行军大总管,管率舟师。自东莱渡海,袭沙卑城,破之,俘男女数千口。进兵顿于建安城下,营垒未固,士卒多樵牧。贼众奄至,军中惶骇。亮素怯懦,无计策,但踞胡床,直视而无所言,将士见之,翻以亮为有胆气。其副总管张金树等乃鸣鼓令士众击贼,破之。太宗知其无将帅材而不之责。有方术人程公颖者,亮亲信之。初,在相州,阴召公颖谓曰:“相州形胜之地,人言不出数年有王者起,公以为何如?”公颖知其有异志,因言亮卧似龙形,必当大贵。又有公孙常者,颇擅文辞,自言有黄白之术,尤与亮善。亮谓曰:“吾尝闻图谶‘有弓长之君当别都’,虽有此言,实不愿闻之。”常又言亮名应图录,亮大悦。二十年,有陕人常德玄告其事,并言亮有义兒五百人。太宗遣法官按之,公颖及常证其罪,亮曰:“此二人畏死见诬耳。”又自陈佐命之旧,冀有宽贷。太宗谓侍臣曰:“亮有义兒五百,畜养此辈,将何为也?正欲反耳。”命百僚议其狱,多言亮当诛,唯将作少匠李道裕言亮反形未具,明其无罪。太宗既盛怒,竟斩于市,籍没其家。岁余,刑部侍郎有阙,令执政者妙择其人,累奏皆不可。太宗曰:“朕得其人也。往者李道裕议张亮云‘反形未具’,此言当矣。虽不即从,至今追悔。”遂授道裕刑部侍郎。

唐太宗冤杀的开国功臣,五位功臣,四位冤死?

刘兰

刘兰在隋朝担任鄱阳郡书佐,后来天下大乱,他在老家青州也拉起了一支队伍。几年后,唐朝派淮安王李神通招抚山东,刘兰率众归降。刘兰很有军事才略,他率军顺利平定了割据朔方的梁师都,一战成名。此后在镇守夏州时,刘兰设计大破颉利克汗。贞观末年,刘兰“以谋反腰斩”,情况和张亮一样,都是被人举报,然而“反形未具”。

还有两位将领比张亮、刘兰更冤枉,一位是李君羡,一位是卢祖尚。李君羡许多人都有所了解,他是一员猛将,“从破窦建德、刘黑闼,所向必先登摧其锋”,还参加过玄武门之变,官至左武卫将军、武连县公。李君羡被杀是因为他的乳名“五娘子”,李世民认为这与谣言“当有女武王者”有关,于是借口其图谋不轨,将其杀死。

历史记载

刘兰,字文郁,青州北海人也。仕隋鄱阳郡书佐。颇涉经史,善言成败。然性多凶狡,见隋末将乱,交通不逞。于时北海完富,兰利其子女玉帛,与群盗相应,破其本乡城邑。武德中,淮安王神通为山东道安抚大使,兰率宗党往归之。以功累迁尚书员外郎。贞观初,梁师都尚据朔方,兰上言攻取之计。太宗善之,命为夏州都督府司马。时梁师都以突厥之师顿于城下,兰偃旗卧鼓,不与之争锋,贼徒宵遁,兰追击破之,遂进军夏州。及师都平,以功迁丰州刺史,征为右领军将军。十一年,幸洛阳,以蜀王愔为夏州都督。愔不之籓,以兰为长史,总其府事。时突厥携离,有郁射设阿史那摸末率其部落入居河南。兰纵反间以离其部落,颉利果疑摸末,摸末惧,而颉利又遣兵追之,兰率众逆击,败之。太宗以为能,超拜丰州刺史,再转夏州都督,封平原郡公。贞观末,以谋反腰斩。右骁卫大将军丘行恭探其心肝而食之,太宗闻而召行恭让之曰:“典刑自有常科,何至于此!必若食逆者心肝而为忠孝,则刘兰之心为太子诸王所食,岂至卿邪?”行恭无以答。

唐太宗冤杀的开国功臣,五位功臣,四位冤死?

卢祖尚

卢祖尚,他是一位山东豪杰,“家饶财,好施,以侠闻”,19岁就上阵杀敌。隋朝末年,卢祖尚也在家乡乐安拉起了一支队伍,后来归降唐朝,参加了统一天下的战争,立下不少功劳。卢祖尚历任“寿州都督、瀛州刺史,并有能名”。贞观二年,李世民在选择交州都督时,“朝臣咸言祖尚才兼文武,廉平正直”。

最初卢祖尚答应赴任,可是他又后悔了,原因很简单,交州是今天的越南河内,经济落后,环境十分恶劣。于是卢祖尚以身体有病为由,向皇帝辞职。结果李世民勃然大怒,“我使人不从,何以为天下命!”结果卢祖尚被“斩之于朝”。李世民很快就后悔了,“使复其官荫”。

历史记载

卢祖尚者,字季良,光州乐安人也。父禧,隋虎贲郎将。累叶豪富,倾财散施,甚得人心。大业末,召募壮士逐捕群盗。时年甚少,而武力过人,又御众严整,所向有功。群盗畏惮,不敢入境。及宇文化及作乱,州人请祖尚为刺史。祖尚时年十九,升坛歃血,以誓其众,泣涕歔欷,悲不自胜,众皆感激。王世充立越王侗,祖尚遣使从之,侗授祖尚光州总管。及世充自立,遂举州归款,高祖嘉之,赐玺书劳勉,拜光州刺史,封弋阳郡公。武德六年,从赵郡王孝恭讨辅公礻石,为前军总管,攻其宣、歙州,克之。进击贼帅冯惠亮、陈正通,并破之。贼平,以功授蒋州刺史。又历寿州都督、瀛州刺史,并有能名。贞观初,交州都督、遂安公寿以贪冒得罪,太宗思求良牧,朝臣咸言祖尚才兼文武,廉平正直。征至京师,临朝谓之曰:“交州大籓,去京甚远,须贤牧抚之。前后都督皆不称职,卿有安边之略,为我镇边,勿以道远为辞也。”祖尚拜谢而出,既而悔之,以旧疾为辞。太宗遣杜如晦谕旨,祖尚固辞。又遣其妻兄周范往谕之曰:“匹夫相许,犹须存信。卿面许朕,岂得后方悔之?宜可早行,三年必自相召,卿勿推拒,朕不食言。”对曰:“岭南瘴疠,皆日饮酒,臣不便酒,去无还理。”太宗大怒曰:“我使人不从,何以为天下命!”斩之于朝,时年三十余。寻悔之,使复其官廕。

张亮、刘兰、李君羡都死在贞观末年,此时的李世民已经不复当年的贤明,刚愎自用,对大臣们十分猜忌,因此这喜人谋反罪都是莫须有的,而卢祖尚之死是李世民年轻时犯的错。此外还有一位名将,但他的死并不冤枉,此人就是侯君集。侯君集也是凌烟阁功臣,位居第十七位,他和张亮一样,也是李世民的心腹。

侯君集参加过玄武门之变,后来率军征讨过吐谷浑、高昌,立下过不少战功。可是侯君集后来卷入储位之争,他投靠了太子李承乾,而李承乾想发动政变,逼迫李世民退位。结果事情败露,太子被废,而侯君集也被捕入狱,最后被杀。侯君集之死令李世民非常悲伤,他曾说为君(指侯君集)不上凌烟阁。

对与李世民所杀的这几位功臣,你有何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