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殿英所盗掘清东陵的稀世珍宝最终流落到了何处?

1928年春当时,国民革命军北伐已进入河北地区,奉军北撤,而冀东一带散匪非常多,异常肆虐。在这种情况下,国民革命军派出孙殿英部前往剿抚。孙殿英看到东陵殿宇木料被大量盗运,就动了心思,于是就以军事演习的名义开进了陵区,开始有计划的盗墓行动。1928年的夏天,盗墓军阀孙殿英盗掘了清东陵,他的部队用十分野蛮的手段,刀砍斧劈炸药炸,大肆盗掘清东陵墓中陪葬的文物。

以孙殿英为首的盗墓者用了7天7夜的时间,盗掘了清皇家陵园东陵地宫。历代皇陵被修建得固若金汤,而传说神秘的地宫则布满机关暗器,在巨大的诱惑之下,盗墓者是如何冒险进入地宫、又到底盗得哪些清朝皇室陵寝内得奇珍异宝呢?

由于清东陵各陵寝没有一个完整的殉葬物品清单,被盗后对盗失珍宝缺乏详细登统,因而一直没有全部而准确的数据。只是其中的慈禧普陀峪定东陵的殉葬品数量,在故宫博物院保存的清朝内务府档案及其他资料有记载。

在《孝钦后入殓,送衣版,赏遗念衣服》册中,记载了从光绪五年三月二十五至光绪三十四年十月十五慈禧生前在地宫中安放的宝物,有金花扁镯、红碧瑶豆、金镶执壶、金佛、珊瑚佛头塔等150余件,其中各件宝物上的正珠、东珠、米珠络缨多达数千颗。

清内廷大总管李莲英一直参与慈禧死后入殓等事,其嗣长子李成武也为慈禧太后贴身侍卫。李成武在《爱月轩笔记》一书中,对此有详细记载:“太后未入棺时,先在棺底铺金花丝褥一层,褥上又铺珠一层,珠上又覆绣佛串珠之薄褥一。头前置翠荷叶,脚下置一碧玺莲花。放后,始将太后抬入。后之两足登莲花上,头顶荷叶。身着金丝串珠彩绣礼服,外罩绣花串珠挂,又用串珠九练围后身而绕之,并以蚌佛十八尊置于后之臂上。以上所置之宝系私人孝敬,不列公账者。众人置后,方将陀罗金被盖后身。后头戴珠冠,其傍又置金佛、翠佛、玉佛等一百零八尊。后足左右各置西瓜一枚,甜瓜二枚,桃、李、杏、枣等宝物共大小200件。身后左旁置玉藕一只,上有荷叶、荷花等;身之右旁置珊瑚树一枝。其空处,则遍洒珠石等物,填满后,上盖网珠被一个。正欲上子盖时,大公主来。复将珠网被掀开,于盒中取出玉制八骏马一份,十八玉罗汉一份,置于后之手旁,方上子盖,至此殓礼已毕。”

至于慈禧地宫宝物的价值,《爱月轩笔记》也有详细记载。金丝绵褥制价为8.4万两白银;绣佛串珠薄褥制价2.2万两;翡翠荷叶估值85万两;陀罗经被铺珠820颗,估值16万两;后身串珠袍褂估价120万两;身旁金佛每尊重8两,玉佛每尊重6两,翡翠佛每尊重6两,红宝石佛每尊重3.5两,各27尊,共108尊,约值62万两;翡翠西瓜2枚,约值220万两,翡翠甜瓜4枚,约值60万两;玉藕约值100万两;红珊瑚树约值53万两;价值最高的是慈禧头上戴的那顶珠冠,上面一颗四两重的大珠系外国进贡,价值1000万两,总价约1005万两。另外,慈禧身上填有大珠约500粒,小珠约6000粒,估值22.8万两。

乾隆裕陵被盗宝物有乾隆所书用拓印条幅10块。另有金镶镯、红宝石、蓝宝石、碧玺、汉玉环、翡翠、红珊瑚龙头、花珊瑚豆、玛瑙双口鼻烟壶、白玉鼻烟壶等300余件。

孙殿英盗掘东陵事发后,全国舆论哗然。以溥仪为首的清廷遗老遗少愤愤然告到蒋介石那里,要求严惩东陵大盗孙殿英。国民政府迫于舆论压力,装模作样地成立了一个清东陵盗宝大案调查组,但是在孙殿英的一番活动之下,调查最后也不了了之。

尽管上交了两箱珠宝,做出一番公事公办毫无徇私的姿态,但接下来的事实却证明,孙殿英手中仍有大量的珠宝赃物。据孙殿英身边的参谋长文强回忆,孙殿英曾不无得意地对他说:“乾隆墓中陪葬的珠宝不少,最宝贵的是乾隆颈项上的一串朝珠,上面有108颗珠子,听说是代表十八罗汉的,都是无价之宝。其中最大的两颗朱红的,在天津与雨农(戴笠)见面时,送给他做了见面礼。还有一柄九龙宝剑,有九条金龙嵌在剑背上,还嵌有宝石,我托雨农代我赠给委员长(蒋介石)和何部长(何应钦)了……”孙殿英还说:“慈禧太后墓被崩开后,墓室不及乾隆墓大,但随葬的东西就多得记不清楚了。从头到脚一身穿挂都是宝石。翡翠西瓜托雨农代我赠宋子文院长,口里含的一颗夜明珠,分开是两块,合拢就是一个圆球,我把夜明珠托雨农代我赠给蒋夫人(宋美龄)。宋氏兄妹收到我的宝物,引起了孔祥熙部长夫妇的眼红。接到雨农电话后,我选了两串朝靴上的宝石送去,才算了事……”

当时有关东陵珍宝的这种报道屡见不鲜;孙殿英向上司徐源泉上交的两箱珠宝,有史料记截,东陵盗墓案曝光之后,孙殿英上司徐源泉未全部私藏,而是由北平卫戍司令部出面,把它们存入大陆银行,当时还曾请古玩专家进行专门鉴定那些事乾隆帝葬物,那些是慈禧太后葬物。后来等着高等军法会审,则不了了之,这批文物送到何处去何从就不知道了。有说当时被送到了故宫博物院,但后来随着抗战和内战的相继爆发,这部分文物究竟被送到了台湾还是留在了大陆,就弄不清了。

但是,不管那些被盗的珍宝或被用来行贿,或被变卖,或被毁坏,或被走私海外,至今均下落不明。1928年《中央日报》上的一则新闻,让我们从中或许可以窥见东陵珍宝的悲惨命运:天津海关一次查获古玩珍宝35箱,经查明,此物是北平吉贞宦古玩铺长张月岩托运出口运往法国的……当时这方面的报道还有很多。

由于绝大多数珍宝不知去向,经人们的口耳相传,它们都被笼上了神秘色彩。有人估计,1928年东陵被盗走了价值过亿的稀世珍宝。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