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子仪荣辱负重,一心报国,完美诠释“忠武”,儿子说一句犯上作乱的话,皇帝没有理会

在中国封建时期,皇帝一人独大,自然,皇帝绝不会允许功高盖主的人存在。所以,自古便有开国就解雇功臣的事例,尤其是宋朝赵匡胤的“杯酒释兵权”,削权更是愈演愈烈。但是今天笔者要跟大家介绍的这个人,恰恰是算得上“功高盖主”的却并没有被革职或被杀的,他就是郭子仪。他生活在唐朝后期,在参与平定安史之乱的战争中,攻克了好多像河北诸郡之战的高难度战役。安史之乱告一段落后,郭子仪战退吐蕃,又收复长安,后来接着二败吐蕃,降服叛军,平定河东。郭子仪一瞬间成了盖世英雄,战功赫赫,一度权侵朝野,被唐德宗尊为“尚父”。他如此功高盖主,却还得皇帝尊重,这是为什么?

郭子仪,字子仪,华州郑县(今陕西渭南市华州区)人。唐朝杰出名将,政治家、军事家。他出身于官宦人家,其父亲是郭敬之,官至刺史。可以说他的前半生都奉献给了军队,青年时郭子仪以武举走上了仕途之路,在北部边疆历练了几十年。很多人都觉得他的这一生就这样度过了,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改变了他的命运。天宝十三年(754年),已经五十八岁的郭子仪,因为命运的眷顾,他的事业发生了很大的转变。就是这一年,发生了一件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也就是安史之乱。而已经五十八岁“高龄”的郭子仪,被任命为天德军使兼九原太守。安史之乱的起义者安禄山率十五万契丹骑兵南下,想要夺取洛阳和长安。

而因为大唐皇帝李隆基平常的松懈,已经无法抵挡安禄山大军。也就是这一年,郭子仪被起用,先后出任了卫尉卿、灵武郡太守,等官职,一路北进。随后,郭子仪又奉命率朔方军沿黄河东进,于振武军击败叛军,而后南下在山西再度击败叛军,接着攻取山西,马邑等地。郭子仪在大唐节节败退下,犹如一把利剑迅速崛起,成为主力,而他也因功加封为御史大夫。没过多久,安禄山就占领洛阳并且称帝,并招兵买马继续北进,危亡迅速逼近大唐。而郭子仪在这样急迫的情况下,不断临危受命,最后打败力史思明,打败其军,取得了安史之乱以来最大的一次胜利。随后,郭子仪就被新上任的皇帝唐肃宗李亨任命为兵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成为大唐军力的统帅人物。而郭子仪也不负众望,收复长安。

唐肃宗在郭子仪进入洛阳时,激动地对他说:“吾之家国,由卿再造。”至此,郭子仪的地位也俨然立于万人之上。虽说郭子仪有了很高的地位,但他却一心报国,公而忘私。不久后,唐肃宗派郭子仪与李光弼等人率兵围攻安庆绪。但唐肃宗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派宦官总揽全局。不谙军务的宦官,使得这次围攻遭到惨败,而唐肃宗却不辩是非,竟然免去了郭子仪的军职。

不久后,河东发生兵变,郭子仪出山,但唐肃宗不久就去世了,新上任的皇帝唐代宗,因听信谗言,再度解除了郭子仪的职务。而大唐又再一次进入了危亡,吐蕃攻破长安。唐代宗东逃,局势迅速陷入一片混乱。而郭子仪临危不惧,召集散军,打跑了吐蕃,至此郭子仪“二造大唐”让他获得了崇高名位。可以说他荣辱负重,一心报国,完美诠释“忠武”二字。

就连他儿子说犯上作乱得话,皇帝老儿也不加理会。

郭子仪的儿子郭暖娶了皇帝的女儿升平公主,本来是皆大欢喜之事,但事实并非如此。公主就是金枝玉叶,谁也不能惹,自然也有“公主病”,升平公主心气高又很骄傲放纵,很是刁蛮。这个估计大家都想象得到,毕竟驸马爷一般都比较窝囊,受公主的气在所难免。古代很重礼仪孝悌,媳妇入门是必须要给公婆行跪拜之礼的,但是公主是君,自然不会下跪,反而,身为公婆的郭子仪夫妇要给自家儿媳妇下跪。这让郭暖很是难受,对公主的行为甚是不满,但是又不好发作,就闷头和闷酒。结果一回去就撞在了公主的枪口上,这时可能是酒精的作用吧,郭暖竟然和公主大骂起来,还动了手。这公主自然是受不了,去皇帝面前告状,后来在皇帝和郭子仪的调节下才平息下来。

可是,在一起生活总会一直有摩擦,听说在郭子仪七十大寿之时,又闹了一出。公主可能想显示自己的架子大吧,唯独她不去参加宴席,加上郭暖又喝了酒,气不打一处来,居然殴打公主。指着公主说一句犯上作乱的话“你不就是仗着你当皇帝的爹吗,我爹只是不稀罕那个皇位。”闹到皇帝那里时,皇帝的回答出人意料“他说的不错,郭尚父要是想做皇帝的话,这天下早就不是我们的了。”听罢,公主自然就在说什么了。郭子仪大怒,立即痛斥了自己的儿子,之后立即去向皇帝请罪,皇帝自然表示对郭子仪深信不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