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一位坐过牢的皇帝——刘询,他的三任皇后的悲惨人生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孟子对于“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诠释的这个道理,既适用于普通百姓,也验证于尊贵帝王。

刘病已为史皇孙刘进之子,号皇曾孙,出生数月,即逢巫蛊之祸。在此之前,征和二年(前91年)正月,丞相公孙贺之子公孙敬声被诬告为巫蛊咒汉武帝、与阳石公主通奸,公孙贺父子下狱死;闰四月,诸邑公主与阳石公主、卫青长子卫伉皆坐诛。随后武帝行幸甘泉宫,却病于此处。江充因此作奸,言武帝病于巫蛊。得知武帝生病,皇后和太子的家吏数次前去甘泉问安,却皆不得见。七月,汉武帝命江充为绣衣使者惩治巫蛊,巫蛊之祸正式爆发。江充与太子刘据有隙,遂陷害刘据,并与案道侯韩说、宦官中常侍苏文等四人诬陷刘据谋反。刘据为自保,起兵反抗。终因兵力不敌,庚寅日兵败,携两幼子出奔。同日,皇后卫子夫自尽。刘据长子刘进为安置仅出生月余的儿子刘病已,而未随其父亡走。八月辛亥日,太子刘据拒绝被捕,自尽而死,两位小皇孙遇害。同时,刘病已的祖母史良娣、父亲刘进、母亲王翁须和姑姑(皇女孙)皆在长安遇害。太子皇孙的姬妾(家人子)和门客皆被处死。唯独襁褓中的刘病已逃过一死,被收系郡国在长安的府邸中临时设置的官狱里

小小年纪就身陷囹圄,史所罕见。刘询入狱时,还只是一个出生仅数月的婴儿,加上刘据确有冤情,因此受到了廷尉监邴吉的保护。邴吉同情刘询,不但挑选了两名女囚轮流乳养刘询,而且经常偷偷地送他一些衣服和食物。

在邴吉的悉心照料下,刘询倒也能健康茁壮地成长。四年后,也就是后元二年(前87年)初,汉武帝听说“长安狱中有天子气”,于是下令处死所有犯人。危急时刻,邴吉紧闭牢门,据理力争,刘询才又一次保住了性命。不久,汉武帝病逝。汉昭帝刘弗陵即位后,大赦天下,刘询才得以重见天日。

当时的掖庭令张贺曾侍奉过刘据,因顾念主人的旧恩,所以对这位皇曾孙格外关照,甚至还自己掏钱让刘询去读书受教育。因为受到了很多磨难,刘询从小就勤奋好学、懂得节俭,而且性格爽朗,颇有侠士风范。此外,他还喜欢旅游,到处感受生活。

汉昭帝去世后,权臣霍光立昌邑王刘贺为皇帝。刘贺不守礼仪,放纵淫乱,即位不足一月就被废掉。接着,霍光又迎立混迹民间的刘询为皇帝。

俗语讲伴君如伴虎,帝王心术最是反复无常,令人琢磨不透。皇帝的后妃更是每日如履薄冰,胆战心寒的度日。其他皇帝身边的女人我就不作评价了,今日我们来说说汉宣帝刘询身边的三位凄惨的皇后:许平君、霍成君和邛成太后。

许平君

许平君是昌邑人,汉宣帝皇后,许平君本来许配给欧侯氏家族的男子,但是未过门未婚夫即过世,在掖庭令张贺作媒的情况下,与当时尚是一介平民的刘询成婚,不久她生下后来成为汉元帝的刘奭,元平元年(前74年)刘询被拥戴为皇帝,许平君进宫成为婕妤,不久被立为皇后,这惹怒了一心想要让自己女儿霍成君成为皇后的权臣霍光的夫人显。

本始三年,许平君再度怀孕待产,显命女医淳于衍在滋补汤药中加入附子,让许平君在分娩后服用,许平君服用后不久毒发逝世。汉宣帝非常悲痛,追封她为“恭哀皇后”,葬于杜陵南园(也称少陵)。

霍成君

许皇后刚刚落葬,霍显便急不可待地让霍光将女儿霍成君送进了皇帝的后宫。入宫的第二年三月乙卯,霍平君便当上了皇后。霍光死后不久, 霍家决定造反,谋反的消息很快就被霍家一个马夫的朋友张章探听到。他立即飞奔着去告密。就这样,霍家还没有来得及动作,就被刘询的军队一网打尽了,将霍家全族诛灭。

八月己酉日,刘询派有关部门向霍皇后颁布了这样的命令:“皇后荧惑失道,怀不德,挟毒与母博陆宣成侯夫人显谋欲危太子,无人母之恩,不宜奉宗庙衣服,不可以承天命。呜呼伤哉!其退避宫,上玺绶有司。”二十三岁的霍平君不得不结束她五年的皇后生涯,孤零零地搬进了冷宫昭台宫。十二年后,刘询不知怎么的又想到了她,觉得住昭台宫还太便宜她了,下令让她再搬到“云林馆”去住。

霍平君至此已全无生趣,她不知道接下来等着自己的是什么。但是她知道,皇太子已经成年,自己的将来只会愈来愈凄惨。于是,她就在云林馆里自杀了。

邛成太后

她是汉宣帝第三任皇后,元康二年(前64年)二月乙丑立为皇后。刘奭继位以后,她被尊为皇太后,汉成帝刘骜继位以后,她又被尊为太皇太后,史称“邛成太后”,以和王政君区别。

王皇后的结局或许可以说是三位皇后里面比较好的一个了~至少后来她做了太后。王皇后是汉宣帝废霍皇后之后,因为六宫无主而被立为皇后,她能被立为后的原因不是因为她深受帝王宠爱而是因为她并不得宠而且没有孩子~与其说她是汉宣帝的正妻,倒不如说她是为汉宣帝统御六宫抚养太子的一个臣子,汉宣帝立她为后完全是出于一种政治的需要。

很多人都在为汉宣帝抱不平,认为他为了保护自己与许平君的孩子而娶了个自己不爱的人做皇后是件非常悲哀的事情。但是我不这么认为,立王皇后为后,就如同是选定了一个大臣一般,对他的生活并没有太大的损失,相反,一个嫁为人妻的女子,却无法得到丈夫的疼爱却又是另一种际遇。所以宫廷里的政治是可怕的,无论王皇后比之许平君霍成君好了太多,她终究是一个牺牲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