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五位叛徒,其中一位可称叛徒之始

翻开人类历史,就不难发现一个规律,即: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敌人再强,也不可怕,可怕的是队友从身后捅一刀。

然而,让人遗憾的是,这一规律古人早已知道,却依然一次又一次的上演。于是,人类历史长河中,就一次又一次的上演历史悲剧。

本文所讲述的,就是中国古代最强的五个叛徒,每一个都遗祸无穷,改写了中国历史!不夸张的说,这每一个叛徒,都具有代表性。或者说,古代这五个叛徒,出来一个祸害一世,第五个毁掉一国。

历史上五位叛徒,其中一位可称叛徒之始

中行说,开启了汉奸之路

中行说(zhōngháng
yuè)是西汉文帝时人,战略大师,原为宫廷太监。后来,因为汉文帝强迫中行说陪送公主到匈奴和亲,中行说对汉王朝怀恨在心,转而投靠匈奴,成为单于的谋主。

西汉文帝时,皇帝强迫中行说陪送公主到匈奴和亲。于是,中行说对汉朝就怀恨在心,就此投靠了匈奴人。后来,中行说在匈奴人那里,官职越做越大,并屡屡帮助匈奴攻打故国。在这一过程中,对匈奴人比亲爹还亲。

客观的说,中行说虽然对匈奴帮助较大,让西汉付出了很大代价,但这一个人作用毕竟有限。问题在于,中行说开启了汉奸之路,作了一个很坏很坏的榜样,给后世汉奸们指引了方向。

历史上五位叛徒,其中一位可称叛徒之始

安禄山,毁掉了大唐盛世

安禄山是唐代藩镇割据势力之一的最初建立者,也是安史之乱的祸首之一,并建立燕政权,年号圣武。

谈到安禄山,大家都知道“安史之乱”,但对安史之乱的危害,却了解甚少!做一个比喻,就是:安禄山、史思明的军队,无论到了哪,几乎都实行三光政策。因此,席卷大半个中国的安史之乱,彻底毁掉了大唐盛世,造成了后来的藩镇割据。

其中,还有一点被忽略了,即:大唐对外扩张也被打断!大唐和阿拉伯帝国的怛罗斯之战,唐军只有2万人,对战阿拉伯20万—30万人,而唐军只损失不到5000人上下。当时,唐军准备整兵再战时,安史之乱爆发了,彻底打乱了西进的脚步。

历史上五位叛徒,其中一位可称叛徒之始

石敬瑭,为害中国300年

后晋高祖石敬瑭(892年4月20日—942年9月11日),山西太原市人,沙陀族。五代十国时期后晋开国皇帝

清泰三年(936年),起兵造反,坐困于太原,遂向契丹求援,割让幽云十六州,甘做“儿皇帝”。

大家都知道,石敬瑭割让了幽云十六州给辽国,好像没什么大不了的。其实,幽云十六州是中原王朝的一块战略屏障,没有这一宝地,整个中原将无险可守,北方铁骑一马平川,可以肆意南下。所以,周世宗柴荣、赵匡胤等,都知道战略价值,都想拿回这一块地。

然而,幽云十六州先后被辽国、金国、蒙元夺取,让中国300年不得安宁,直到朱元璋收复故土。实际上,宋朝并不弱,之所以给人感觉“弱宋”,主要就在于没有幽云十六州!换一个中原王朝,没有这一块战略要地,在当时的环境下,估计都不会比宋朝好。

历史上五位叛徒,其中一位可称叛徒之始

许衡,中国古今第一汉奸

许衡(1209年5月8日-1281年3月23日),字仲平,号鲁斋,世称“鲁斋先生”。怀庆路河内县(今河南沁阳)人。金末元初著名理学家、教育家。

关于南宋末年的许衡,如今几乎是一面倒的好评!实际上,此人才是中国古今第一汉奸!原因很简单,许衡创造了一个汉奸理论,扫除了汉人投降异族的精神障碍,和道德羞耻感,这就是:“夷狄入中国则中国之,中国入夷狄则夷狄之”!在此之前,中国还是讲究“华夷之辨”的。

因此,这一貌似圣人的理论,出来之后,投降异族的读书人,顿时没有了心理障碍,找到了投降的理论基础。试想一下,如果没有这一理论,那么读书人投降之前,至少还要顾忌一下脸面。所以说,许衡才是中国古今第一汉奸。

历史上五位叛徒,其中一位可称叛徒之始

洪承畴,才是开清第一功

洪承畴(1593.10.16—1665.04.03),字彦演,号亨九,福建泉州南安英都(今英都镇良山村霞美)人。

关于“开清第一功”,主要有两个人选,(1)多尔衮,(2)洪承畴!那么,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开清第一功呢?毫无疑问是洪承畴。清军入关之后,多尔衮诸多恶政来看,他的政治智慧并不高。如果不是南明太散,加上洪承畴等汉奸的鼎立支持,清朝很难建立。

作为大明重臣,兵部尚书,洪承畴的叛出,对大明王朝杀伤力太大了。试想一下,一个国防部长投降敌人,死心塌地的帮助敌人,这还了得?事实上,无论是军事战略、治国行政、招降纳叛等方面,洪承畴可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了,最终毁掉了大明帝国!至于吴三桂等叛徒,还真比不了洪承畴。

翻开中国历史,会发现很有趣的一面,即:既有“识时务者为俊杰”,“大丈夫能屈能伸”,也有“舍生取义”、“留取丹心照汗青”,无论投降还是抗争,都有十足的依据!有人说,中国文化就是一“大酱缸”,里面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有!仔细分析,还真是如此,劝人投降的,劝人取义的,样样齐全。

但需要注意的是,如果从中华民族来说,以上这些叛徒汉奸,或许活到了最后,或许如今有无上的荣光,却不能成为民族的脊梁,更代表不了中华民族。真正的民族脊梁,代表民族气度品质的,却是哪些舍生取义之豪杰。

现代学者熊逸评价许衡时,有这么一句话,“那些理学名儒,如许衡、吴澄辈,皆俯首称臣。只有文天祥、张世杰、陆秀夫、谢叠山不肯臣元,都死了节。”活下来的未必高尚,死去的未必渺小!

如果没有出现这些叛徒的话那历史又会有什么变化呢?大家有怎么看待这五大叛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