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的睡仙一睡百余日,那他又有什么秘诀呢?

历史上有许多的奇人奇事如鬼谷子,姜子牙,张良等,今天我们说的这位奇人他被称为“睡仙”。

当然,宋朝也有一位奇人。他有三个地方很神奇:一是活了118岁,很长寿;二是一觉能睡100多天,号称“睡仙”;三是能够成功预测自己的死亡时间。如此,你说神不神奇,而且此人并非民间野史中的人物,正史《宋史》就有此人的记载,那就来看看他的神奇故事。

历史上的睡仙一睡百余日,那他又有什么秘诀呢?

道教祖师陈抟,字图南,生于唐末。五代时,天下大乱,陈抟隐居于武当山,修炼神仙炼气之术。曾道教祖师陈抟,字图南,生于唐末。五代时,天下大乱,陈抟隐居于武当山,修炼神仙炼气之术。
跟四川道士何昌一学习“锁鼻术”—即不让气从口鼻进出的高深气功术,所以精于睡仙功,睡下去少则一月,多则半年,有时甚至熟睡三年。后来隐于华山,常和关西逸人吕洞宾等来往。陈抟虽然隐居,但也关心世事。五代时,朝代更替有如走马灯,每一新朝登台,陈抟听说后都紧皱眉头。唯独听说赵匡胤做了皇帝,拍手大笑道:“这回天下定了。”从周世宗到宋太祖、宋太宗,闻说陈抟名声,召他出山,但他很快又坚辞回华山,高卧修真。一次宋太宗又派人带着亲笔信去请陈抟,陈抟却回信说:“数行丹诏,徒烦彩凤唧来;一片闲心,已被白云留住。”又说自己“精神超乎物外,肌体浮乎云烟”,就此长住华山,直至一百一十六岁时仙化,遗骨也葬在山中。

历史上的睡仙一睡百余日,那他又有什么秘诀呢?

陈抟是亳州真源人,生活在五代十国到北宋前期。他出生于唐懿宗咸通十二年(公元871年)。据说陈抟出生后到四五岁,都不会说话。五岁的时候,有一天,他在涡水岸边游戏玩耍,有青衣老婆婆给他哺乳,从此之后他就能说话了,果然神奇。

长大后,他读经史百家,一见成诵,记忆力超强。五代后唐长兴中,陈抟曾经有过短暂的求进士经历,但没考上,于是再也不求仕进,散尽家财,娱情山水。

唐明宗曾亲手书写诏书请陈抟入宫。陈抟到后,长揖不拜。他可能不习惯这样的日子,毅然辞谢离去,隐居在武当山九室岩修行,一共二十多年。陈抟隐居在武当山的20年期间,精研《周易》八卦,深得要领。除此之外,陈抟练成了千古绝学——睡功。说白了,就是很能睡觉。

那么,陈抟的睡觉到什么程度呢?

历史上的睡仙一睡百余日,那他又有什么秘诀呢?

《宋史·陈抟传》上记载是“常百余日不起”“每寝处,多百余日不起”,意思是能睡一百多天。周世宗曾把他关在房中考察他的睡功。但一个月之后,陈抟竟然仍在熟睡之中。可见他的睡功已经到达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几年不生火做饭,只是酣睡。

有一次,一个樵夫看到山谷里有个死人,头和脸上满是土,扒开土一看竟是个活人。陈抟被惊扰了美梦,睁开眼睛说:“我正睡得酣畅,你为什么要打扰我?”

可见此人的确能睡,“睡仙”实至名归。而且陈抟具有预知能力,也就是看人很准,算命看相。

《仙佛奇踪》上记载这样一个故事:五代后唐年间,契丹侵犯中原,百姓到处流离,陈抟在逃难饥民中发现一妇人,挑着两个竹筐,筐内各坐着一个男孩,陈抟便上前拱手道贺说:“谁说当今无真主,两个皇帝一担挑”,说完转身而去。夫人的筐中坐的两个孩子,不是别人,正是后来的宋太祖赵匡胤和宋太宗赵光义。

后来赵匡胤长大后,来到了华山,正在饥渴难耐之时,陈抟舍与他半筐桃子。赵匡胤吃完后,摸遍全身也没找出一文钱付桃子钱,这就是“一文钱难倒英雄汉”的典故。陈抟并没有为难赵匡胤,还邀请赵匡胤上华山对弈,就是下棋。

陈抟要求赵匡胤以华山为赌注。赵匡胤当然很高兴。当时华山本来就不是他的,输了也没有什么实质损失,所以就答应了。结果是赵匡胤连输三局,输了华山,就找来笔墨纸砚,立约为据。后来,赵匡胤做了宋朝皇帝,不得不下旨华山免税。陈抟老祖非常高兴,说:从此天下安定矣。

历史上的睡仙一睡百余日,那他又有什么秘诀呢?

当上皇帝的宋太祖赵匡胤两次召见陈抟,让他出仕,不过都被他拒绝了,他说:“九重仙诏,休教丹凤衔来,一片野心,已被白云留住。”

宋代《东都事略》中也记述了这样一件事。端拱五年,宋太宗在位二十年,还没立下太子,心急如焚,他想起了陈抟,于是邀陈抟入宫,到各王府给皇子看相,再做最后的决定。陈抟的车经过寿王府门口就回去了,太宗问他为什么,陈抟说:“寿王门卫皆将相,那就不用见王了。”寿王即是后来的宋真宗赵恒。

令人称奇的是,陈抟不仅可以预知他人之事,还可以预知自己离世的日子。

《宋史》记载,公元988年,端拱初年,陈抟忽然对弟子贾德升说:“你可以在张超谷凿石为室,我将要在那里休息。”

第二年,陈抟同门人一起前往观看,只见云烟如翠,于是说:“我气数将尽,圣朝难以依恋,随后将在这个月二十二日化形于莲花峰下张超谷中。”

后果然如期离世,终年118岁。

历史上的睡仙一睡百余日,那他又有什么秘诀呢?

不能不说,陈抟的确是一个神奇的人物,那他的睡功又有什么秘诀呢?

有位文人金砺,漫游到华山脚下,拜访陈抟的朋友崔古,想请他引见陈先生。崔古说道:“先生正睡呢,等他醒来再见吧。”金砺问:“他什么时候醒呢?”崔古说道:“或者过半年,或者三个月,最少也要月余。你不如先到别处去,过些时再来。”一年之后金砺再访崔古,适陈抟也来到,金砺于是恭敬礼拜,向陈抟请教睡道,陈抟于是侃侃而论,说出一番睡经来:

“现在一般人,汲汲担心衣食不足,饿了吃,困了睡,鼾声轰响,四周都可听到,一夜当中几回醒来,那是因为被名利扰乱了意识,被美酒和佳肴弄昏了心志,这是世俗的睡相。至于那仙家的睡法,留藏着直气内息,漱饮着甘泉玉液,肺气出纳的门户牢不可开,精神活动停止不可启动。然后召苍龙守住东宫,让白虎把牢西室,真气在丹田中运转,神水在五脏中循环。然后元神脱出泥丸九宫,恣意游行在碧霄,踩着虚空,如履实地,—卜升天际,如走平地。冉冉徐行,与祥风一起遨游;飘飘荡荡,和闲散的云朵一起出没。因此经历昆仑山的紫府仙宫,周行洞天福地,咀吸口月的精华,赏玩烟霞变幻的绝景,访问真人,讨论仙家的真谛,和仙子相约,到人世外去旅行,回看沧海扬起灰尘,指点阴阳,长啸以舒散形神。游兴尽,便足蹑清风,身体浮驾着落日的余晖回来。所以,这一睡,不知道岁月迁移。哪里还愁什么陵谷变迁?”

陈抟这——番话说得金砺如醉方醒,方知高人一睡与俗人睡相有如此大的差别。陈抟又送他几首吟睡诗,更深入地阐释厂睡中真谛。其中一首写道:“至人本无梦,其梦乃游仙。真人亦无睡,睡则浮云烟。烟里长存乐,壶中别有天。欲知睡梦里,人间第—玄。”原来,陈抟高卧,实际是在修仙家内功,他睡梦的底细,便是这最高深的玄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