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真正赵氏孤儿是怎么样的?

在传统戏曲《赵氏孤儿》中,程婴为了保全友人赵氏家族的血脉,不惜牺牲自己孩子的性命,隐居山中,终于得到复仇。然而,戏曲总是把人往美好的地方塑造,真实的赵氏孤儿真相回事如何呢?

赵氏孤儿的名字叫赵武,他的曾祖父赵衰是春秋五霸之一晋文公重耳的辅臣,曾在晋文公角逐王位的争夺中,立下了汗马功劳,成为当仁不让的头等功臣。因此,在晋文公做了国君之后,赵武之父赵衰位居晋国卿大夫,成为国君的代言人,晋国第一红人。

赵衰生子赵盾,赵盾传承了父亲的才干,雄踞高位。晋襄公死后,赵盾立太子夷皋为国君,即晋灵公。可惜,这位晋灵公生性残暴,嗜杀成性,赵盾多次进诫都无济于事。晋灵公心里终究是忌惮赵盾的,就想暗中除掉赵盾。

一次,晋灵公和辅臣赵盾因为政事意见不合,发生争执,恶毒的晋灵公就派刺客刺杀赵盾,辛亏有人提前通报才免于一死。赵盾仓皇出逃,随后就流传晋灵公去世的消息,原来是赵盾的弟弟赵穿为兄报仇杀了晋灵公,随后晋灵公叔叔黑臀即位,即晋成公。大难不死的赵盾官复原职,而这弑君的罪名也落在了赵盾头上。

晋成公在位七年后去世,儿子据即位,也就是晋景公。晋景公在位期间,赵盾去世,他的儿子赵朔世袭爵位。景公三年,赵朔作为大将领兵支援郑国,在河上与楚庄王激战得胜,这场战争让赵朔成功迎娶晋成公的女儿赵庄姬做夫人。赵氏家族长期掌控晋国朝政数年,晋景公想要扭转这种局面,就认命屠岸贾为司寇,掌管刑狱和纠察。屠岸贾是晋灵公的近臣,仇恨赵氏已久,苦于没有机会。上位后第一件事就是,收拾赵氏一族。正巧此时,赵庄姬与赵朔及其弟赵婴陷入三角恋中,赵氏德高望重的族人出面干预,受奸人谗言,在赵家仇人的鼓动下晋成公降罪于赵氏,赵氏一族顷刻间,尽数被杀。赵朔之子赵武被庄姬侥幸藏于宫中。

至此之后,赵氏就沉积了几十年,到赵襄子的时候,赵家才再次成为晋国政治上的重要势力。此时的晋国已大势已去,国威不再,动乱异常。最终在韩赵魏三家的争斗中,晋国灭亡了,取而代之的是韩国、赵国、魏国。

这是历史戏剧和民间传说中的“赵氏孤儿”,但它可不是凭空捏造、向壁虚构的产物,而是有史实为依据的,其最主要的依据,就是有“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鲁迅语)之称的《史记》。据《史记·赵世家》记载,晋国赵氏家族于晋景公三年(前597)惨遭灭族之祸,史称“下宫之难”。赵氏的遗腹子赵武,在门客公孙杵臼和程婴的保护下幸免于难,并依靠韩厥等人的帮助复兴了赵氏的基业。

《赵世家》的具体记载是这样的:屠岸贾在晋景公时出任司寇一职,他追究当年晋灵公被赵穿所弑一案,并有意借题发挥以诛灭赵氏。韩厥劝说赵朔赶快逃走,但赵朔没有答应。在屠岸贾的蛊惑煽动下,诸将进攻赵氏于下宫,残杀赵朔、赵同、赵括、赵婴,将赵氏灭族。

赵朔的妻子(史称赵庄姬)是晋景公的姐姐,当时已怀有身孕,变乱中,她仓皇奔逃到晋景公宫内躲藏。赵朔的门客公孙杵臼对赵朔的友人程婴说:“怎么不同赵氏一起赴死?”程婴答:“赵庄姬有遗腹,若幸而生男,我就奉他为主,助他复兴赵氏;若是女孩,我再死不迟。”不久,赵庄姬生下一男。屠岸贾知道后,便带人到宫中寻找,但空手而归。

过后,程婴找公孙杵臼商议:“屠岸贾不会甘心,必定会再来查找,该怎么办?”公孙杵臼问:“复立孤儿与慷慨赴死,哪件事更难?”程婴答曰:“赴死容易,立孤难。”公孙杵臼便说:“赵氏先君对你不薄,还是你做难事,而由我来做容易的,让我先行一步吧。”

史书上的赵氏孤儿,只是历史学家的个人观点,掺杂了太多的个人立场和个人情感,他们将赵武放在了正义和道德的制高点,将赵武塑造成一个悲戚的受害者。但是对于当时残酷的政局上的你死我活,所谓的正义与非正义,只是站立的角度不同而已。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