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宰相、防皇后、防太子,这个皇帝防了一辈子,终于还是把江山防丢了

都说防火防盗防老王,老王没防住,最后媳妇儿防丢了,这虽然是一句笑话,但是,这还真不是一句笑话,一个防字,透露了什么样的问题?信任危机。

上至国家,下至黎民,一切的众生万物都是围绕信任二字展开,信任没了,其他一连串的连锁反应也将会随之而来。

你付出信任,将会得到忠诚;同样的,你付出怀疑,最终将会得到背叛。君臣之间、夫妻之间、朋友之间,不外乎都是如此。

防宰相、防皇后、防太子,这个皇帝防了一辈子,终于还是把江山防丢了

在我国历史上,信任关系在帝王之间显得尤为薄弱,对君王而言,他和臣子,和外间的一切,信任的中间还隔着一道无形的大山,这座大山就是权势,在权势面前谈信任,只会被人看作是幼稚,他们的心中,唯有制衡,唯有防范。

说起防范和制衡,历史上有这么一位皇帝,防了别人一辈子,防太子、防宰相、防皇后,防来防去,最后把江山也给防丢了,此人就是大名鼎鼎的唐高宗皇帝李治。

防宰相、防皇后、防太子,这个皇帝防了一辈子,终于还是把江山防丢了

说起高宗皇帝,这绝对是一位重量级的权谋高手,一生把太子、宰相、皇后等人玩弄于股掌之中,利用李贤牵制武则天,利用武则天制衡宰相,最后再利用宰相去对付他的妻子和他的儿子。

三方力量互相较劲,谁也别想独大,即使是在李治高卧病榻的时候,即使是在李治人生的最后时刻,权利都是牢牢的攥在他这个病夫手里。

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失尽人心,好太子跟好宰相都被内耗掉了,自己也被疾病折磨到失去生命,最后只能在临终时候选一个顽劣不堪的李显当皇帝,选一个资历平平的裴炎当顾命大臣,而权利全部掌握在皇后武则天的手中。

这种防范宰相、太子、皇后的手段,一旦失去平衡,将会导致一方大权独揽,最后把整个江山社稷葬送掉,这是李治的报应,同时也是武则天的机会。

就拿李治任命武则天摄政一事来说,当李治看见太子李贤得到了以郝处俊、李义琰等宰相朝臣派的支持后,他害怕了,他害怕李贤权势过大,自己这个皇帝被架空,然后他就想到让武则天摄政。

什么是摄政?顾名思义,代行天子之政,一旦拥有这个地位,可不就是看看奏疏,参与朝会这么简单了,她将接管李治的一切权利,别说太子、宰相无法抗拒,全天下的人都要俯首帖耳,口含天宪诏赦随心,生杀予夺尽在掌握,只缺皇帝之名。

让一群读圣贤书的大老爷们儿们听命于一介女流,宰相朝臣们能答应吗?让国家的二把手,未来的储君,听命于中宫之主,太子能答应吗?当然不能。李治就是知道他们不会答应,所以才会以退为进,故意提出让皇后摄政。

结果郝处俊、李义琰以死上谏,一副想让皇后摄政,就先处死我们再说的架势,李治当然很满意这个结果,最后就坡下驴,摄政一事暂且搁置。

防宰相、防皇后、防太子,这个皇帝防了一辈子,终于还是把江山防丢了

李治就是想通过这件事告诉太子,你娘还在呢,你父皇还在呢,别以为你有几个臣僚的支持就能当家作主了,告诉你,不存在的事儿,就算你父皇重病,还有你娘在,有你娘在就轮不到你小子上蹦下跳,所以,你最好给我老实点儿。

李治还想告诉朝臣,我在警告太子的时候也是在给你们提个醒,别以为我病重了,就觉得我不能理事了,告诉你们,我就是不行了,也还有皇后在,你们不就是想结好太子,将来好挣个拥立之功吗?我就偏偏不让你们如愿,只要我还活着,谁也别想把皇权从我的手里抢走,所以你们都老实点儿。

通过摄政一事,李治成功的给他们提了个醒,皇权依然被他掌控着,就是一代女皇武则天也是被李治当成散打人员推向前台,这就是李治的手段,李治的帝王权谋。

纵观李治的一生,被他所任免的宰相人员像走马灯似的多达几十个之多,最后却无一例外的被李治所罢免或杀害,到了他的暮年时期,终于防不动了,但是胸怀韬略、资历突出的宰相和太子也没有了。

只剩一个大权独揽的武则天、资历平平的裴炎和顽劣不堪的李显,随着李治的离世,再也没有人能够管得了武则天,满朝文武公卿都成了她砧板上的鱼肉,想杀就杀,想用就用,终于随着武则天野心的膨胀,最后亲手葬灭了大唐王朝,走出了称帝的最后步伐。

身为帝王,李治制驭臣下的手段是够格的,但是中间分寸的拿捏,李治无疑是失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