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散德尔瓦纳战役的结果怎么样?英军在战争中有哪些失误

战争结束了。英国差不多损失了1000人,500万英镑。战争并没有解决任何问题,反倒在祖鲁兰本土内以及在与布尔人的关系方面引起很多麻烦,同布尔人的纠纷直到1901年才结束。最后一场战斗结束之后,塞奇瓦约的村落荒无一人,6个星期之后,他就被抓住了。后来他又在一个四分五裂的王国里当了国王,但在一次内战中被赶走了,并于1894中死去。当年他手下那些杰出的武士——装备如此简陋而战斗得那么英勇——已不再是战争机器的一部分了。不过,许多人在一段时间内,仍让他们手中的长矛在激烈的自相残杀的争斗中染满了鲜血。

伊散德尔瓦纳悲剧发生后不久,切姆斯福德便下令组织一个调查法庭。但是,大多数证据都已在战场上消失,一些关键人员已阵亡,作战命令和笔记本都在战斗中被烧掉,有的也在后来发生的抢劫中丢失了。过了相当长的时间后才找到一个笔记本,其中提到切姆斯福德命令邓福德负责宿营地的指挥;但是,这对战斗的结局几乎没有什么影响。切姆斯福德本人及其参谋人员和一些幸存者提供的证据,以及后来诺里斯·纽曼(《旗帜报》战地记者)和参加战斗的一些祖鲁人提供的补充情况,是我们研究这次战斗的唯一窗口。

从上述这些人员介绍的情况来看,很明显有两个严重的失误——宿营地未采取防护措施以及弹药没有得到及时的补充。这实际上就决定了这支英军部队肯定要被消灭。如果这两个问题能够得到足够的重视,祖鲁人的武士部队的进攻是完全有可能被阻止和打垮的。

第一个重要的因素是未能为宿营地提供适当的防护。没有哪一支欧洲军队会象英国军队那样具有在一个敌对的土著人国家里作战的丰富经验。每一座营盘,不论其大小,也不论要驻扎多久,都必须有适当的防护,以免受到突然袭击,这是不言而喻的。尽管切姆斯福德勋爵在作战开始之前对宿营地的防卫问题作过非常全面的指示,但出于某种原因,他却没能设法使他的这些指示在伊散德尔瓦纳宿营地得到切实的贯彻执行。此外,保罗·克鲁格以及另一位有经验的布尔人战士曾明确地提醒过他,需要用四轮货车围成临时防御阵地,需要设法构筑某种沟壕,而且需要向远处派出侦察巡逻兵,因为祖鲁人行动异常迅速而且擅长隐蔽。三个必要条件中的前两条都被置之不理,第三条也只是部分地办到。

伊散德尔瓦纳战役的结果怎么样?英军在战争中有哪些失误

用货车构筑适当的临时防御阵地,是一个非常有效的防御措施。四轮货车排成方形或圆形,车轮用铁链连接在一起,其中的间隙堆满树枝或任何可找到的其它东西。然后就把牛和马小心地拴在车阵内。当然,在伊散德尔瓦纳是不可能构筑这样完美的车阵的,因为四轮货车在白天得赶往罗克渡口拉给养,而第一天夜里到达的货车很少。但是,第二天夜里,宿营地里有大量的货车,而且在战斗打响的那天上午,让它们离开的命令也取消了。可是,谁也没有用它们围作哪怕是部分的防御阵地;货车停在那里,大多数车的牲口都没有卸套,杂乱无章地停在部队的后面。为了减轻这种疏忽大意的责任,一定会有人提出辩解说,用货车构筑一个有效的临时防御阵地,是一件既费时间又费劲的工作,而且切姆斯福德清楚地知道,用这些走得很慢的牛运给养,他的部队要用近3个月的时间才能赶到乌伦迪。但是,还有其他一些防卫手段也被忽略了,或者没有被充分利用起来。

挖掘任何形式的堑壕工事都是困难的,而且要挖也只能挖得很浅;另外,即使有时间,也找不到充足的材料构筑十全十美的防线。但是,在没有伊散德尔瓦纳山作依托的山口一带的防线是可以加强的。可以肯定,警戒哨是设了,骑兵哨也派了,但巡逻距离却不够远;在夜间,除一个前哨外,其余的岗哨都被撤到离宿营地不远的地方。在遇到紧急情况时,通常都是首先把帐篷拆掉,因为支着帐篷会严重妨碍防御。当普莱恩接到在恩古图山里发现敌人大部队的报告时,他却没有这样做。顺便说一句,这对切姆斯福德决定不回宿营地是有关系的。

当邓福德在上午10时赶到时,他不仅带着他的大部分部队策马离去,而且不顾有人报告说祖鲁人在集结兵力,竟然下令第24团第1营的1个连、2个土著人连和一支巴苏陀骑兵出去执行侦察和警戒任务,这样就进一步分散了守军的兵力。另一方面,他也没有下达明确的命令来保卫宿营地。但是,他至少还是派了一个土著人步兵哨到伊散德尔瓦纳山顶上去观察敌情。这一点到目前为止也被忽略;很明显,这是一个最好的观察哨。

在调查法庭上以及后来的一些时间里,有人还提出了各种各样的借口,诸如第一天部队太疲劳,无法构筑防御工事;宿营地本来只是暂时作为补给站;该死的是,没有想到附近会有祖鲁人的武士部队。这些借口中没有一个能为这种渎职行为开脱罪责。切姆斯福德、普莱恩和邓福德都应该受到不同程度的指责。尤其是邓福德,人们总以为他非常了解祖鲁人,知道祖鲁人行动迅速,善于出其不意,因而一定会对他们高度警戒,采取全面的严密防范措施。

未能补充后备弹药,显然同未能形成严密防御有关系。伊散德尔瓦纳之战后,祖鲁酋长们曾谈到,英国士兵连续不断进行的有效齐射对他们的决心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整个战线曾一度动摇,有些领导人开始认为战斗的代价太大了。但是,当英军火力因为缺少弹药而减弱的时候,他们又振作起精神来了。普莱恩的部队在四轮货车前几百码的地方进行战斗,如果组织得当,本来是不会影响弹药供应的,因为有许多搬运人员可运送弹药箱,尽管防线长达300码,运送补充弹药比较困难。但是,即使有充足的弹药,其结果可能同样是失败。因为,在持续不断的致命火力的打击之下,祖鲁人的“胸膛”(主力)即使有可能被压制住,但是,正在迂回过来的两个“角”也会把守军击溃的。

伊散德尔瓦纳战役的结果怎么样?英军在战争中有哪些失误

然而,如果普莱恩一发现有危险时就拆除帐篷,组成一道较短的防线,背后主要以山作依托来进行防守,并利用近在身边的四轮货车提供充足的弹药,那么,祖鲁人的进攻差不多肯定是会失败的。这就是切姆斯福德后来说的他曾希望普莱恩去做的事情;这也许是普莱恩本来能够做到的事情,如果他接到明确的命令而且不为困难(其中一些困难并不是他自己造成的)所困扰的话。

但是,不管防守有多么严密,如果得不到有效的弹药补充,防守也是不可能坚持下去的。当时负责宿营地指挥的普莱恩必须对这个失误承担全部责任,因为四轮货车上堆放着大量的成箱弹药。不过,弹药箱都被铜带和6只螺丝钉牢牢地封住。似乎只有两位军需官带着螺丝刀。本来已正式申请进一步补充弹药,但是,单据在纳塔尔时就出了偏差。从火线上派回去的士兵迅速地撬砸铜封带,但是,这也无济于事。

在战斗进入自热化的时候,发生了一起一位军需官模范地“忠于职守”的事情:在史密斯·多林终于撬开了一个弹药箱并企图向非常吃紧的第24团第1营部队赶运弹药时,第24团第2营的军需官却强烈抗议他撬开了属于他们营的一个弹药箱,说这完全是违反规定的,因为他没有提交申请批准单!最后,所有这些弹药都被祖鲁人拿走了,连签名都不用签;祖鲁人还拿走了许多能使用这些弹药的很好的步枪。

在所有这些错误中,情况判断错误,随第3纵队一起投入战斗的高级军官的误解以及未能向作战部队提供弹药,是最不应该的,也是最不可饶恕的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