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江“呼保义”“及时雨”的绰号是靠钱堆出来的吗

提起《水浒传》,不能不提宋江;提起宋江,不能不提起“呼保义”、“及时雨”!“呼保义”——义字其间,说的是宋江讲义气;而“及时雨”说的是宋江能在危难时刻为人排忧解难,跟“呼保义”差不多。总之,这两个绰号说明两大问题:一来,宋江在江湖上地位崇高,二来,他地位崇高主要是由于他仗义!

宋江地位崇高么?崇高!还不是一般的崇高!

且看原著中宋江出场前有一段描写:

拔涛看时,只见县里走出一个吏员来。那人姓宋,名江,表字公明,排行第三……因此,山东,河北闻名,都称他做及时雨,却把他比做天上下的及时雨一般,能救万物。

作者施耐奄说出宋江“仗义”,“山东,河北闻名,都称他做及时雨”。这引得拔涛对宋江“倒地便拜”,说:“久闻大名,无缘不曾拜识。”——在那个跪天跪地跪君王跪上级的年代,一个官差对宋江下跪,宋江地位真崇高!

宋江仗义么?仗义!

宋江“呼保义”“及时雨”的绰号是靠钱堆出来的吗

不仗义怎么会引得那么多江湖兄弟当头就拜?那么,如何体现宋江仗义的?宋江大方!仗义的另一种说法,就是大方。说白了就是给钱爽快。没错,宋江为人仗义,主要体现在他给人钱特别爽快!用文词:仗义疏财!

宋江给人钱特别爽快么?爽快!

还不是一般的爽快!当宋江被刺配江州时,书中写净了他的大方——给钱爽快;他几乎逢人便给钱,还不少,最不济也五两锭银。

这五两银子,竟然是给的一个卖艺的:

正来到市镇上,只见那里一伙人围住着看。宋江分开人丛,也挨入去看时,却原是一个使枪棒卖膏药的……宋江叫道:“这与五两白银,权表薄意,休嫌轻微。”[page]

当与卖艺的熟了,知道对方叫薛永,而且很敬重自己,好了!自家兄弟,再给十两:宋江又居一二十两银子与了薛永。

注意,宋代的五两锭银至现在多少钱?

根据黄仁宇先生在他的《中国大历史》中基本以黄金的价格作为基准来换算,他基本是依据1两金=10两银=10贯这个假设,宋代一两银子相当于今天465元人民币。465元!五两就是2325元!给一个卖艺的2000元?

我记得我在西单看见卖艺的,觉得好也就给10元!大部分人也就给个十块二十的,人家公明哥哥,还是被流放期间,出手就是2000!后来又给4000!

看来如果公明哥哥生活在现在,卖艺也会成为一项收入不错的职业——人人都可能成为西单女孩!

、五两是最低的。

宋江“呼保义”“及时雨”的绰号是靠钱堆出来的吗

他到了江州,被拘禁,俗话说:不怕县官,就怕现管!

但宋公明哥哥有办法:给钱!

书中写道:

宋江又是央浼人请差拨到单身房里,送了十两银子与他;管营处又自加倍送十两并人事。

一个差役就十两,4600多。两个就得9000多!然后管营处又十两多。。。好嘛,宋哥哥这哪里是刺配江州,简直是出门谈生意,上上下下一通打点!

见到戴宗,又是五两:

宋江道:“差不是为这五两银子不拾得送来;只想尊兄必是自来,故意延挨。今日幸得相见,以慰平生之愿。”

见到李逵,先给十两:

宋江听罢,便去身道取出一个十两银子,把与李逵。

后来发现这是两银子被李逵赌博全输了,又是十两替李逵还债:

宋江听了,大笑道:“贤弟,但要银子使用,只顾来问我讨。”[page]

后来又见到卖唱的女孩被李逵打伤,又甩手给了二十两平事儿:

宋江见他说得本分,便道:“你着甚人跟我到营里,我与你二十两银子将息女儿。”

别着急,更狠的在最后——最后与李逵临别,更是给了黑旋风五十两大锭:

相别去了,宋江又取出五十两一锭付与李逵,道:“兄弟,你将去使用。”

哎呀!这等于第一次见李逵,不超过半天,就先先后后在李逵身上花了九十两——大约四万多?!

宋江为啥这么大方?!这是因为,在那个时代,银子就是一切!有钱就是爷爷!如果你没有钱,那是万万不能,那是寸步难行!

且看宋江初到江州如果没钱,后果将会怎样:

宋江“呼保义”“及时雨”的绰号是靠钱堆出来的吗

宋江别了差拨,出抄事房来,到点视厅上看时,见那节级掇条凳子坐在厅前……那节级便骂道:“你这黑矮杀才,倚仗谁的势,要不送常例钱来与我?……且打这厮一百讯棍!”

这个要钱的就是戴宗——梁山泊的好汉,神行太保的英雄!不认识公明哥哥时候,居然逼迫宋江给钱,不给就要一百杀威棍!还说这是规矩:

那人道:“往常时,但是发来的配军,常例送银五两。今番已经十数日,不见送来。今日是个闲暇日头,因此下来取讨。

看来真是“有钱方是公明兄,没钱打死宋黑子”!

可是,宋江至于给那么多钱么?尤其是李逵?这里边固然有宋江看中李逵,觉得值得投资!更主要的,对李逵,你还就得给他那么钱,才能收买人心!

李逵是“因为打死了人,逃走出来,虽遇赦宥,流落在此江州,不曾还乡。为他酒性不好,人多惧他。能使两把板斧,又会拳棍。见今在此牢里勾当”这说明李逵没有固定收入。

但不光因为这个,李逵是个混混,这就决定了,李逵不光没有固定收入,反而还有不良嗜好——赌博:

只说李逵得了这个银子,寻思道:“难得!宋江哥哥又不曾和我深交,便借我十两银子。果然仗义疏财,名不虚传!……如今得他这十两银子,且将去赌一赌。倘或赢得几贯钱来,请他一请,也好看”

恐怕不是“请他(宋江)。。也好看”,而是赌瘾犯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