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奢侈的皇帝 为妃子黄金铺路一个头饰价值连城

东昏侯萧宝卷令人选美,得一潘氏女,腰肢柔细,妖冶绝伦,甚为宠爱。他一夜欢娱,第二天便封为妃子,一个月又封为贵妃。为了潘贵妃欢心,他不惜一切代价。

最奢侈的皇帝 为妃子黄金铺路一个头饰价值连城

据史册记载:潘贵妃的一个琥珀钏,就值170万,宫中器皿,尽用金银;皇帝出游,则让潘妃乘舆先行,自己跨马随后,像个家奴。公元500年8月的一天,南齐后宫忽然失火,烧毁宫殿30余间,东昏侯对他的宠幸之徒常以鬼赐名。其中一个叫李鬼,能读《西凉赋》,见宫殿被烧,便使用《西凉赋》中的“柏梁即实,建章是营”的词句,怂恿再造宫室。萧宝卷立即大兴土木,命人重新修建芳乐、玉寿等殿;并且用麝香涂在墙壁上。

最奢侈的皇帝 为妃子黄金铺路一个头饰价值连城

为了进一步讨好皇帝,李鬼又以卖弄文墨献媚:“新宫美是美,但地面平平,尚未达到令人叹为观止的地步。”萧宝卷道:“依你说该怎么办?”李鬼道:“若在潘妃来居留之处铺以莲花图案,且以金饰之,请潘妃走在上面,黄金地,美人足,足足踏金,步步生莲,岂不更美!”宝卷听后欣然同意急命人把金子凿制成莲花,铺在地上,让潘妃走在上面,不由拍手叫绝道:“真是步步生莲花啊!”

最奢侈的皇帝 为妃子黄金铺路一个头饰价值连城

此外,东昏侯还令人分别到各州强迫民众上贡锦鸡头、白鹤翎、白鹭羽毛;而征购之人则又乘机大肆捞取,加倍收财务,弄得百姓倾家荡产,没有活路,无不哭泣啼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