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壮士宁可自杀身亡也不愿见刘邦,这是为何?

公元前202年,田横应汉高祖刘邦的一再要求,带着两名宾客,从今山东的某个小岛出发前去洛阳。在距离洛阳只有三十里的尸乡驿站。田横下车沐浴后,割断脖子,自杀而死。那么,田横为何宁愿选择死亡,也不愿意去洛阳见刘邦呢?要弄清楚这个问题,我们有必要简单了解一下田横。

田横是田儋的堂弟,是田荣的亲弟。秦末诸侯起义时,田儋智杀县令响应起义,后在援救魏国的战斗中被章邯击杀。田儋死后,田荣继承了田儋的革命事业,为推翻秦朝统治作出了贡献。公元前206年,项羽分封十八路诸侯。因田荣不够听话,没有追随项羽入关,未能得到分封。田荣一怒之下,起兵反楚,驱赶由项羽所封的田都,杀了田市、田安,自立为王。

项羽听到这个消息,暴跳如雷,怒不可遏,于是起兵北伐齐国。在当时,论打战,项羽说第二,天下无人敢说第一。因此田荣被项羽打败是意料之中的事。田荣战败后,逃跑到平原,被平原人杀死。

其后,项羽的楚军如蝗虫过境,所过之处都大肆烧杀抢掠了一番。齐国人无法忍受,重新聚集起来反叛项羽。田横趁机收募齐国散兵,在城阳与项羽对峙。

恰在此时,刘邦带领56万诸侯联军攻陷彭城。项羽无奈之下只好暂时放过田横的齐军,回救彭城。此后,项羽与刘邦展开了拉锯战,在荥阳相持不下。因此,田横得以收复齐国大小城邑,立田荣之子田广为齐王。他自己则为丞相,专断国政。所有政事,无论大小,皆由田横决断。

公元前203年,刘邦一方面派郦食其前去游说齐国投汉,另一方面又命令韩信进军攻打齐国。在郦食其已经游说成功的情况下,韩信听从蒯通的建议,出其不意出兵攻入齐国。

齐王田广认为郦食其欺骗了齐国,于是在临淄烹杀了郦食其,然后领兵逃往高密,并派使者到楚国请求救援,而田横则逃至博阳。

潍水之战,韩信半渡而击,斩杀楚国援军将领龙且,打败20万楚军,齐王田广逃至城阳,成了韩信的俘虏。田横听说齐王已死,便自立为齐王,率军迎击灌婴的军队。灌婴在嬴城下打败了田横的军队,田横逃往梁地,归顺彭越。

后来,彭越因为围剿项羽有功,受封为梁王。田横害怕被杀,只好带着他的五百多名部下,躲到位于现今即墨境内的某个小岛上居住。

刘邦当上皇帝后,认为田横虽然居住在海岛中,但他们兄弟几人在齐地的影响力太大,如不加以招抚,恐怕以后会作乱。于是派使者去赦免田横的罪过,召他前往洛阳。

田横推辞说:“我曾煮杀了陛下的使臣郦食其,听说他的弟弟郦商现在是大汉的高级将领,我很害怕,不敢奉诏前往。请求陛下让我做个普普通通的平民百姓,留守在海岛中。”

使者回报,刘邦找来郦商警告说:“田横即将到来,谁敢动一动他的随从人马,立刻灭族!”随即再派使者拿着符节,把刘邦警告郦商的情况一一对田横讲明,并下最后通牒说:“田横来,大者王,小者乃侯耳;不来,且举兵加诛焉。”田横若能前来,大可封王,至少也可封侯。如果不来,便要发兵诛杀了。

田横再无绝句的理由,被逼上绝路,只好启程前往洛阳,于是便发生了本文开头的那个场景,田横在举例洛阳只有三十里的驿站自杀了。

士兵为何宁可集体自杀也不愿见皇帝?

据《史记·田儋列传》记载,田横在自杀之前说了一番话,他说:“横始与汉王俱南面称孤,今汉王为天子,而横乃为亡虏而北面事之,其耻固已甚矣。且吾亨人之兄,与其弟并肩而事其主,纵彼畏天子之诏,不敢动我,我独不愧于心乎?且陛下所以欲见我者,不过欲一见吾面貌耳。今陛下在洛阳,今斩吾头,驰三十里间,形容尚未能败,犹可观也。”

田横这一番话,清楚表达了他为何宁可自杀也不见刘邦的原因:

1、田横与刘邦原本应该是平起平坐的,如今,刘邦高高在上做了天子,他却成了亡国奴,要低声下气地去侍奉刘邦。在田横看来,让他去侍奉刘邦,就是一种不可接受的耻辱,他宁愿死。

2、田横对烹杀郦食其之事仍然耿耿于怀,他觉得郦商即便受到刘邦警告,不敢动他,但要他与郦商同朝为官,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不仅尴尬,而且还要天天受到内心之愧的折磨。所以,他宁愿死。

3、刘邦召见田横,只是想瞧瞧他的相貌。田横这话说得隐晦,他的言下之意可能有两个:其一,刘邦召见他,并非是要重用他;其二,刘邦召见他,不过是当心田横今后作乱。因此,田横一死了之,是在无声地告诉刘邦,他没有作乱的打算。

田横自杀,他的两位宾客奉命捧着田横头颅,跟随使者入朝见刘邦。刘邦流泪叹息道:“嗟乎!起自布衣,兄弟三人更王,岂不贤哉!”于是授田横的那两位宾客为都尉,调拨士兵二千人,按侯王的礼仪安葬了田横。

田横下葬后,那两位宾客在田横的坟墓旁挖了个坑,躺在坑中自刎而死,为田横陪葬。刘邦听说此事,大为震惊,认为田横的宾客都很贤能,余下的五百人还在海岛上,便派使者去招抚他们。使者抵达海岛,那五百人听说田横已死,也都自杀了。

士兵为何宁可集体自杀也不愿见皇帝?

楚汉相争之际,田横率领齐国牵制了项羽的部分力量,客观上为刘邦最后平定天下作出了贡献。田横的失误在于太过诚实,相信了说客郦食其的话,解除了历下的守备,让韩信的偷袭一举得逞,使齐国由此一败涂地。

国破家亡,摆在田横面前的只有两条路:或投降,或死亡。如果选择投降,田横依然能够高官厚禄,富贵如故,但他最终还是选择了死亡。

更为可叹可敬的是,田横的那两名随从和五百部下,在田横自杀后也都和他一样,从容慷慨地自杀就义。

因此,司马迁曾饱含深情地感叹道:“田横之高节,宾客慕义而从横死,岂非至贤!余因而列焉。不无善画者,莫能图,何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