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相比皇帝还要难做?揭秘史上最新款的工作

宰相在我国古代有着很高的权力,历史上的多位名相也有过自己的优秀作为,同时宰相还起着制衡皇权的作用,达到权利的平衡,那为什么说宰相是高危职业呢?

许多人觉得古装剧里的宰相很威风,官居一品,位极人臣,可以说呼风唤雨,无所不能啊,历史上的宰相究竟是个什么样的角色呢?笔者只能说,很苦!绝对苦逼的差事!不信,你去当两天试试?

“宰相”合在一起称呼,始见于《韩非子·显学》:“明主之吏,宰相必起於州部,猛将必起於卒伍。”本为掌握政权的大官的泛称,后来用以指历代辅助皇帝、统领群僚、总揽政务的最高行政长官。

中国的历史是靠政治强人推进的,这个政治强人,口含日月,手握乾坤,从地位上说,不是皇帝就是宰相,在君主专制非常强大的时候,比如秦始皇时代,汉武帝时代,相权都只是皇权的一个附属品,此时的宰相不过聋子的耳朵——摆设。

反之,当相权足以主宰国家,那就另当别论了,不过就算权势很大,但是依然很苦,诸葛亮是累死的,曹操被骂了几千年,还是最近这几十年为他平的反,王安石是下野后得抑郁症死了,张居正可能是被自己付出心血最多的人害死的……本文为讲历史原创,未经讲历史官方允许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

几千年的历史,这样的故事实在不胜枚举,怎么就没几个善终的呢?可见,宰相这个岗位,不是什么好职业!

从大趋势上讲,中国封建社会专制的色彩是越来越浓厚,皇帝的权力是越来越大的,而相权始终是在夹缝中存在,看得出来,皇帝对宰相是越来越不待见的,我们来扒一扒宰相地位变动的年谱吧!

秦汉时期,皇帝与三公坐而论道,每个人都有一份实在的权力,宰相见到皇帝可以不下跪,皇帝还要迎接,比如说贾谊(他还不是宰相呢!)和汉文帝谈话,不觉膝之前席,可见那时见皇帝是“Face
to face”,而且可以坐着的。

到了隋唐时期,开始实行三省六部的制度,中书省发布政令,尚书省直接将相权分解成了若干部门(吏部、兵部、礼部、刑部、户部、工部)的权力,门下省负责复核并执行,三省合在一起顶得上一个宰相,皇帝肯定自学了人力资源管理了,逐渐玩转了搞平衡、设牵制这些政治伎俩!

到了宋朝,皇帝干脆就把非宰相准备的椅子给撤掉了,能够“赐座”是皇帝的恩泽,宰相是要谢恩的,此时的宰相是站着跟皇帝说话,相权较唐代低落得多。门下、尚书两省不再管理政府,宰相在军事、财政、人事上都有掣肘。

元代无政治,到了明朝,宰相的意义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明朝具有中国封建王朝的专制共性,而且封建专制到了明朝可以说又有所发展,比如说明朝的特务体制,宦官体制等,专制的“方式”可谓炉火纯青,最具代表性的事件就是洪武十三年,朱元璋的罢相之举,废除了宰相制度,尽管后来内阁首辅成为了“真宰相”,但其权力也非汉唐时的相权所能比。不但被各种权力分化掣肘,还直接被皇权侵蚀,内阁的权力非常有限,看看崇祯皇帝朱由检,在位十七年换了五十位宰相,一年换三位啊!可见,宰相也是一个极具政治风险的岗位,跟皇帝有点分歧,好一点的结局是莫名其妙地被炒鱿鱼了,坏一点的,呵呵!直接拖出去砍了,当然,张居正时代是个特殊情况,皇帝年幼,太后支持,才使得张江陵的政治抱负在十年里得以实践。本文为讲历史原创,未经讲历史官方允许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

到了清代,也没有宰相制度,只有领侍卫内大臣、军机处大臣等,皇权专制独大,可以说相权已经瓦解了,此时的领班大臣不但不许坐,站着都不行,得跪着奏事,从坐着到站着再到跪着,就可以看出皇权与相权的关系,皇权是越来越强,相权是越来越弱。

秦汉以来,相权作为制约皇权的唯一力量,始终是在与皇权的博弈、争斗中存在的,这两种权力的博弈和争斗是封建社会中最大的争斗,到了封建社会末期,这种博弈和争斗,最终以相权的完败而告结束。

那么,相权为什么会衰弱?我们有必要再来分析一下中国封建社会皇权与相权的关系,封建王朝的建立、发展、巩固和消亡,人治、专制、独裁是伴随着始末。皇权至上是封建王朝的普遍特征,从专制的程度而言,越往后期专制色彩就越严重。

中国封建王朝经历了两千多年的漫长历史,有一种伦理的力量始终影响着中国人,自从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之后,儒家思想成为了主宰国民特别是士大夫的教条,三纲五常的等级观念深入人心,君为臣纲,这是最基本的一条原则,让相权去制约皇权,就彻底违背了这一原则。

也有人说,皇帝这个职业也很苦,不过他忽略了一点,皇帝的权力是乾纲独断,他的行为至少是自由的,而宰相却不一样,他必须服从,而且还得处理好关系,由于相权是唯一能够制约皇权的,宰相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那“一人”始终觉得这个“万人之上”是对自己权力的挑衅和威胁,皇帝的内心深处自然是不希望有这样一种制约的,他更不希望有人违背“君为臣纲”的原则。

费孝通先生在《论绅士》一文中指出:“皇帝是政权的独占者,他在处理政务时固然雇佣着一批助手,就是官僚。可是官僚和贵族是不同的。官僚是皇帝的工具,工具只能行使政权,而没有政权,贵族是统治者的家门,官僚是统治者的臣仆。”

吴晗先生在《论绅权》一文中也指出,在封建时代早期,绅权与皇权相互依赖,相辅相成,到了中期,绅权与皇权共治天下,宋代的宰相文彦博还专门向皇帝进言:“与士大夫共治天下!”再到了后期,绅权就成了皇权的附属品,士大夫成了皇帝的奴仆,清朝时,只有满人向皇帝进言才能称“奴才”,汉人只能称“臣”,且连奴才都不如。

从共存到共治再到唯皇命是从,从合伙人到做秘书再到做奴才,相权的衰弱,皇权的独大是显而易见的,宰相是官僚(士大夫)的象征,相权是绅权的代表,但他只能行使权力,而不能拥有权力,他是皇帝的工具、臣仆,皇帝既然不希望这种制约,那么可用则用之,不可用则弃之。

当今社会,职场上勾心斗角,员工们想尽办法讨好老板,很多人都觉得疲于应付,看看宰相吧!可以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官,还得拍着皇上的马屁来工作,这更是一件把脑袋别着裤腰带上的工作,侍奉的不好,皇帝老板不满意,面临的不是炒鱿鱼、失业,而是被砍头甚至株连九族,真的不容易啊!想到这里,我们还有什么理由抱怨呢?本文为讲历史原创,未经讲历史官方允许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