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崇简介,西晋富商石崇到底有多有钱

细数中国历史上的著名富豪,几乎生活都是非常奢侈的,普通老百姓无法想象,西晋时期的石崇就是一个非常有钱的富豪。

石崇是西晋开国元勋石苞第六子,西晋时期文学家、官员、富豪,“金谷二十四友”之一。有研究者称,用富可敌国来形容石崇之富,当不为过。在《晋书·石崇传》一书中说,石崇是西晋开国功臣石苞之子,他最为人熟知的,是其拥有的巨大财富和奢华的生活。

石崇是西晋开国元勋石苞的第六子,因生于青州,所以小名齐奴。他少年的时候就很是敏捷聪明,有勇有谋。公元273年,他父亲石苞临终时将财物分给几个儿子,唯独不给石崇。石崇的母亲于是向石苞请求,石苞说:“这孩子尽管年纪小,以后他自己是能得到财富的。”石崇也是争气。在他二十多岁时就担任修武县令,以有才能著名。后入洛阳任散骑侍郎,又迁任城阳太守。但是在公元280年时,石崇因参与伐吴有功,被封为安阳乡侯。他在郡任职时虽有职务,仍好学不倦,后因疾病自求解职。

关于他的典故也甚是很多,其中最显著的就是他的生活奢侈。据《世说新语》等书载,石崇的厕所修建得华美绝伦,准备了各种的香水、香膏给客人洗手、抹脸。经常得有十多个女仆恭立侍候,列队侍候客人上厕所。客人上过了厕所,这些婢女要客人把身上原来穿的衣服脱下,侍候他们换上了新衣才让他们出去。凡上过厕所,衣服就不能再穿了,以致客人大多不好意思如厕。官员刘寔有一次,去石崇家拜访,上厕所时,看见厕所里豪华的装扮,便笑对石崇说:“我错进了你的内室。”石崇说:“那是厕所!”刘寔说:“我享受不了这个。”遂改进了别处的厕所。

石崇金谷园

根据历史上的记载“金谷园”,是西晋石崇的别墅,遗址在今洛阳老城东北七里处的金谷洞内。石崇这个人物在历史上是有名的大富翁。他因与贵族大地主王恺争富,修筑了金谷别墅,即称“金谷园”。

据说在这个园内清溪萦回,水声潺潺。周围几十里内,楼榭亭阁,高下错落,金谷水萦绕穿流其间,鸟鸣幽村,鱼跃荷塘。总之特别的美,后来人们还把“金谷园”誉为洛阳八大景之一。据历史记载,金谷园是西晋大官僚地主石崇的别墅。当时石崇为人纵情放逸,因此就在洛阳这里建了规模宏大的花园。据历史的记载,在西晋王朝统治时期,金谷园里发生了许多的新奇事,着这些事件中就足以说明当时大官僚地主石崇的糜烂生活。

据《世说新语》等书记载,石崇在金谷园中挥霍无度,过着极其糜烂的生活。在石崇的金谷园中,厕所里放着甲煎粉、沉香汁之类的名贵香料,凡是上厕所的,都能看到厕所里有十多个穿着华丽的新衣、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仆恭立侍候。除此之外,他还经常在园中设酒宴,在劝宾客喝酒时,若不能完全喝完,石崇就会侍卫将劝酒的美女杀掉。据说有一次丞相王导与大将军王敦到石崇的金谷园赴宴,王导滴酒不沾,但害怕石崇因此而大杀奴婢,所以在奴婢劝酒时只好勉强喝下,以致烂醉如泥。

石崇 厕所

纵观中国数千年的历史,喜欢炫富的人数不胜数,若如果非要评出个冠军,我想冠军就应该是石崇了。关于石崇的财富,最令人不齿的是石崇家的厕所,当然他家的厕所或许还可能是历史上最豪奢华的了。

根据《世说新语》一书的记载,石崇家的厕所修建得是十分的华美绝伦,并且在石崇豪宅的厕所里,就有多位漂亮美女担任服务生一职,还身着漂亮美丽的衣服,上下装饰华丽,排列整齐地站在客人如厕的过道上,随时服侍入厕的主人和客人。如果客人在他家上了厕所,客人就要在侍女们的服侍下将身上原来穿的旧衣服脱下,给他们换上了新的衣服才让他们出去。只要是上过厕所时穿的衣服就不能再穿了,因此也导致了许多的客人都不好意思在他家上厕所。

据说有一位官员刘寔,他在年轻时很是贫穷,不论是骑马还是走路外出,每到一处歇息时,从来不劳烦他人,就连砍柴挑水都自己动手。据说有一次,他来到石崇的家中拜访,准备要上厕所时,看见厕所里的装饰很是富丽堂皇,还有漂亮的蚊帐、垫子、褥子等些陈设,同时还有婢女手捧着香袋站在旁边等着侍候,于是见了这种情况连忙退了出来,不好意地笑着对石崇说:“我大概错进了你的内室了。”石崇说:“那是厕所!”刘寔说:“我享受不了这个。”于是进了别处的厕所。也只有大将军王敦到石崇家做客,很是自然的进入厕所,还在侍女们面前脱去自己的衣服,换上准备的新衣,就仿佛旁若无人,坦然自若。到如今能够比得上石崇家的厕所,恐怕也就只有皇室了。

石崇要客燕集

“石崇要客燕集”是出自于《世说新语·汰侈》一书中,本篇主要是通过石崇以美人劝酒,王敦不肯饮酒,石崇残杀美人的多个情节,来反映了二人的惨无人道,并写出了美人的凄苦悲惨。

石崇作为古代富豪知名度颇高,人们常爱说他和皇亲贵戚斗富及绿珠为之坠楼的故事,导致后人对石崇之富印象特深,而石崇是怎么富起来的人们仿佛不很在意。关于他的典故很多,而“石崇要客燕集”就属其中的一个故事。

这个故事的主要内容是:石崇每次来邀请客人宴饮,总是让很多美女劝酒,客人中如果有没有喝完的,就要把美女交给内侍杀掉。有一回,王丞相王导和王大将军王敦一起来参加石崇的宴会,王丞相平时本就不能喝酒,只能勉强喝下一点,以至于都喝醉了。每次轮到王大将军时,他坚决不喝,以此来观察事态的变化。石崇王大将军没有喝完,于是下令杀了这三个美女,而王大将军神色却没有多大的改变,依旧还是不肯喝酒。王丞相就开始责备他,反是王大将军说道:”他自己杀自己家的人,与你有和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呢!”从上面的内容上看得出来那些美人的凄惨经历,以及石崇和王敦狠毒顽劣,固执冷酷的惨无人道的行为。此文虽篇幅短小,却生动地刻画出三个人的不同性格特点。通过行为的描述写出石崇为人,凶狠毒辣,草菅人命。丞相王导敦厚不忍。同时还用一句话就写出了一句话写出了将军王敦的性格:狠毒顽劣,固执冷酷。

石崇与王恺争豪

“石崇与王恺争豪”一文选自于《世说新语·汰侈门》,主要讲述了石崇曾与贵戚晋武帝的舅父王恺以奢靡相比的故事。作者也是借此反映当时的士族搜刮民财现象。表现出了这些富人的攀比之心和骄傲自大,目中无人的心态。

石崇王恺比富,同时也是西晋时期的一个历史事件。在晋武帝统一全国后,志满意得,完全沉湎在荒淫生活里。在他带头提倡下,朝廷里的大臣把摆阔气当作体面的事。在京都洛阳,当时有三个出名的大富豪:一个是掌管禁卫军的中护军羊琇,一个是晋武帝的舅父、后将军王恺,还有一个是散骑常侍石崇。石崇王恺相互攀比财富以及奢侈程度,令人张目!

当时石崇和王恺两人比阔斗富,都是用尽最鲜艳华丽的东西来装饰自己的车马以及服装等。晋武帝是王恺的外甥,常常暗中帮助王恺。曾将把一棵二尺来高的珊瑚树送给王恺,这棵珊瑚树枝条繁茂,世上很少有和它相当的。于是王恺为了比富把珊瑚树拿来给石崇看,石崇看后,拿铁如意去敲它,结果没一会就碎了。王恺假装惋惜,心里面认为石崇是妒忌自己的宝物,说话时声音和脸色都非常严厉。但石崇说:“这个并不值得发怒,现在就可以赔给你。”于是就叫手下的人把家里的珊瑚树全都部拿出来,有三尺、四尺高的,有树干、枝条举世无双,有光彩夺目的,每株都大于王恺的珊瑚树,像王恺那样的珊瑚树就更多了。于是王恺看了,自感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