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人为何忌惮夺走新娘的处女之身?

女子的初夜是一个十分暧昧的话题,自古以来人们大都喜欢娶处女,但是也有一些非常愚昧落后的地区,认为夺走女子的处女是不详的,因此心甘情愿地将新娘的“初夜权”拱手让给巫觋、部落首领等。

古代历史中,文明的辉煌中其实也伴随着诸多愚昧与无知。最为典型的例证便是:我们的祖先们居然忌惮与新娘子“圆房”。

祖先对女子童贞的禁忌

据古籍记载,在中国古代的稻作民族地区,尤其是南方一些少数民族部落,有一种颇为愚昧的怪俗:男人“只与黄花闺女谈情,不与黄花闺女洞房”。

人们视破坏女子童贞为最大禁忌,从内心深处忌惮与“黄花闺女”洞房,通常心甘情愿地将新娘的“初夜权”拱手让给巫觋、部落首领等。这一现象,在世界各地的原始部族中均有不同程度的反映。

在古代稻作民族部落,巫傩文化色彩浓郁,人们崇巫尚卜,对神灵采取一种蒙昧意义上的顶礼膜拜。在原始部族,每当新禾成熟后,人们不敢先吃,必定用“头生禾”献祭农神,以表示对农神的虔诚崇拜,同时也祈求农神能保佑来年的丰收。“新禾祭神”的风俗后来又延伸为让人难以想象的“杀长子祭神灵”。原始时代妇女的思维逻辑是:只有杀掉长子祭祀神灵,搏得神灵的欢心与青睐,神灵才能赐予她更多的儿女。古籍上称这一残忍的怪俗为“杀长子以宜弟”。

祖先的“神”意识作祟

在“神先享用”的蒙昧意识支配下,古人便不惜一切代价地给神灵建造最华丽的殿堂,塑造最精致的神像,供奉最好的祭品。这一系列的怪异风俗,还让人们深信女子的童贞只有神灵才能享用,擅自破坏女子童贞是件非常不吉利的事,很可能会遭受神灵的责罚。

于是,与“黄花闺女”圆房便成为一种禁忌,男子只可与“黄花闺女”谈情说爱,却害怕与“黄花闺女”洞房。男子迎娶新娘后,给新娘子“开苞”的神圣使命,只能由代表神灵的巫觋、部落首领、酋长或土司王行使,从而让这些疑似“神灵”享有“洞房花烛”的初夜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