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始皇宫殿的壁画,彰显了一代帝王的威仪

壁画是我国古代流传已久的艺术形式,常被用来描写各种神话故事,皇帝的宫殿墙壁上也常见壁画,下面我们就通过秦始皇的壁画,来领略一下一代雄主的风采。

秦代的绘画是什么样的? 秦始皇生活起居休憩时面对的画作是什么样的?
陕西省咸阳市区以东15公里的窑店镇秦都城遗址内,保存有三座秦代咸阳宫遗址。其中第三号宫殿遗址内发现的32.4米长的秦代壁画是迄今发现的最早宫殿壁画,虽然多为残片,却是见证秦始皇生活起居的画作,极其罕见而珍贵。这些长卷轴式彩绘壁画自1970年代揭取之后一直深藏文物库房,从未公开展示。

不久前于陕西省咸阳市文物保护中心探访了这些见证秦王朝兴灭的车马图、仪仗图、麦穗图等壁画。对于秦代壁画发现与保护现状的话题,咸阳市文物保护中心主任葛洪说,”这里仅秦汉唐壁画就保存着245件,但目前只能地下库房自然保护,达不到国宝要求的恒温恒湿,大多也无力修复,因为这里所有的水电人工等拨款经费只有十万元。”

秦始皇生前居住时间最久的是秦咸阳宫,位于今陕西省咸阳市东。

这些天,秦咸阳宫保护遗址和控制地带被曝被大量建设项目蚕食,未履行文物审批手续的违法建设项目多达27个。遗址保护范围已缩小到了过去的一半;一些建筑构件类文物甚至差点被当作建筑垃圾,让人痛心不已。秦咸阳宫遗址的巨大意义到底何在?从壁画或许可略见一斑。

咸阳宫遗址的考古发掘始于1959年,当时考古工作者对咸阳市区以东渭城区窑店镇秦咸阳宫遗址进行考古调查和发掘。1970年代,在第三号宫殿建筑遗址的九间廊道东西两面30多米的墙壁上,发现了成组的长卷轴式彩绘壁画,后来于1979年揭取,并收藏于当地文物部门。

然而这些壁画从未公开进行过展示,一直深藏于考古库房,前不久专程来到收藏这些壁画的陕西省咸阳市文物保护中心,实地探访这些见证秦始皇生活起居的车马图、仪仗图、麦穗图等壁画。

根据考古报告,出土壁画在咸阳宫殿廊东西坎墙墙壁上。题材为秦王出行车马、仪仗等,其中有车马、人物、花木、建筑等形象。廊共9间,第1间、第2间墙体已毁。东壁第3间墙底部存有壁画底边边饰,为紫红底色的黑色几何图案;第4间画车马图;第5间画仪仗图;第6间画车马图;第7间亦画车马图;第8间剥落殆尽;第9间画麦穗图,南北均有竖行排列的黑色几何纹图案。西壁第3间墙底部残存极少黑色几何图案;第4间中部残存黑马3匹,底部有黑色几何图案;第5间北部残留一建筑物图像;第6间画建筑图;第7间画麦穗图;第8、第9间壁画剥落殆尽,仅在二者墙壁的中部各有一平行的南北向黑带。

这批壁画是迄今仅见的秦代宫殿绘画原作,也是当时发现的最早宫廷壁画(目前最早的或是夏代时期的石峁壁画)——换言之,这些壁画也见证了秦始皇的起居生活。

咸阳宫是秦帝国的皇宫,秦所谓的“先王之庭”,旧籍称咸阳宫“以则紫宫,象帝居”,也是中国历史上最恢弘壮丽的宫殿之一,在秦始皇统一六国过程中,不断扩建,规模巨大,但也因此耗费过甚,过度役使民力,与后来的阿房宫一起,成为秦王朝覆灭的重要诱因之一。秦末,项羽攻入咸阳,火烧咸阳宫,秦王宫殿因之“宫阙万间都做了土”,成为一个巨大的遗址。

咸阳宫遗址因地属咸阳市,故出土的壁画一直收藏于咸阳市文物保护中心的地下库房。

那天从西安驱车抵咸阳,先见咸阳市文物旅游局高波先生,在他的陪同下去咸阳市文保中心,文保中心主任葛洪极热情,快人快语,有着西北女性特有的一种爽朗。

她在简单介绍后,带我们一行走到地下文物库房,经过几道重门,打开最后一扇门,一个狭小的房间里,依次叠着约10多件1米见方的木箱,均有编号。

打开最上面的第一箱,斑驳残裂的淡赭色墙壁上,四匹枣红骏马奋蹄奔驰于眼前,前后腿分开较大,象征奔跑的速度,马身平涂晕染兼施,有立体感,马嘴、马蹄均有剪影感,后面为单辕车,车轴清晰,此外,隐约可见方形车厢、黑色伞状盖,马旁的衬景可见淡朱砂色的道路和树木。葛洪介绍说,这经过学者考证,与秦陵车马相似,也与《诗经》相关记载相符,表现了秦帝云游奔驰于林阴驰道的图景。

面对这些画面,一瞬间几乎不敢相信。即便以唐代而言,或许都不敢想象:竟然可以直接面对秦代绘画,且可能是秦始皇注目欣赏过的画作!

又打开几个木箱,同样是车马图,不过相比较第一幅,漫漶越加厉害,后面几乎就是模模糊糊的色彩了。

其后且有隐约的人像图——是人物绘画的仪仗残片。据考古学者考证,这些人均头戴面具,均身穿长袍,前裾复足,后裾曳地,其中有数人袍较窄瘦,形如汉俑的喇叭口状,与汉代画像石中的袍服相近,且各人袍色有别,分别为褐、绿、红、白和黑色。《中华古今注》载:“秦始皇制,三品以上,绿袍深衣,庶人白袍,皆以绢为之。”

仪仗者的服装颜色和秦始皇兵马俑坑的陶俑颜色也颇为相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