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古时候,绑架竟然也是一门讲规矩的生意?

绑架是一项极其严重的恶性犯罪行为,我国对于这种犯罪的打击力度从来都是零容忍高强度的,那么在历史上,这种犯罪行为又是如何诞生和发展的呢?

黑白两道的潜规则,土匪绑票,第一,不得绑女性。梨园行女明星无论多有钱,出门尽管放心,绝对不会遭绑票,只是当心家里的小孩儿。土匪想绑票,也是绑家庭成员,而家庭成员中容易下手的,自然就是孩子了。

旧时天津发生过许多桩绑票事件,其中最惊动社会的一桩,是家住英租界的前湖北督军王占元的外孙遭绑架一案。这帮绑匪,也是摸错了大门。一般熟悉行规的本土绑匪,不会找昔日的军政要人下手,他们知道,这类人虽然已经下野,名义上做了寓公,其实和官方仍有联系,或者有官方背景,绑架这类人的家庭成员,非但大多得不到什么便宜,最后很可能不可收拾。

事情果然就闹大了,昔日浑不讲理的王督军发现下学后孩子没有回家,一个电话打到警察局,警察立即查办。没过多少时间,有下落了,知道了孩子在什么人的手里,也知道了绑匪提出的是什么条件。

那时是警匪一家,立即传过去话,碰上不讲理的祖宗了,交人。

孩子被送回督军府,没受委屈。警察局自鸣得意,给您老人家把事情办成了,还等着受赏呢。

没有赏,把这几个绑匪给我办了。

警察局为难了。

黑白两道的潜规则,土匪绑票,第一,不得绑女性。梨园行女明星无论多有钱,出门尽管放心,绝对不会遭绑票,只是当心家里的小孩儿。土匪想绑票,也是绑家庭成员,而家庭成员中容易下手的,自然就是孩子了。

绑票第二项规矩,不得撕票。莫说是撕票,就是伤害了被绑票的人,行内也不允许。

如今王督军家的孩子送回来了,全须全尾,没有一点伤害,按规矩,不得向土匪再要人。只是,这次碰上不讲理的祖宗了,王督军一定要警察局交出绑匪,警察署惹不起王督军,向绑匪索要,绑匪到死不肯交出人来:没这种规矩,人已经交给你了,一分钱赎金没要,已经史无前例了,怎么还要人?断了这条活路,以后穷到没法活的时候,造反去了。

警察局没有办法,请出社会贤达向王督军求情。王督军那儿没得商量。社会贤达回来,向警察局长献策,找两个倒霉蛋顶缸算了。

无奈,警察局立即从狱中调出两个鸦片烟鬼,病入膏肓,又没有家,死了无人认领尸体。先让他们美美吃一顿,再给个“泡儿”;行刑的前夜,再招来两个姐儿,美美地侍候两个倒霉蛋。第二天早晨,拉出来,插个“标儿”,绑赴刑场,杀头去了。

社会一片哗然:太没道理了,人家把孩子送回来了,你就不能再追究了,如此绑票未成,还丢了性命,以后谁还干这行呀?

后来果然就乱了规矩,绑票的撕票,遭绑票的,有势力,要人,人交出来之后,索要绑匪,然后立即枪毙。如此,绑匪更恶毒,官方也更严厉,谁也不含糊谁了。双方撕破脸,事情就不好办了。

旧时代,天津、上海,绑票的事每天都有发生,很少有撕票的血腥结局,最后都可以有个双方满意的解决办法,这也和做生意一样,只是这生意做得太缺德。生意做成之后,警察局得一份提成,世上没有白跑腿儿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