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比利时高级知识分子,远渡重洋来到大清发展

我国封建帝国历史并不是与外界完全封闭的,清朝时期就有大量的传教士来到我国进行学术交流,其中还有很多选择了在大清定居,并最终死后安葬在这里。

说起清朝,很容易给人一种“闭关锁国”的印象。其实在清朝前期,中外之间存在交流互动,甚至连皇帝都对西洋充满兴趣,许多外国传教士还在朝廷身居高位,南怀仁就是其中之一。他是比利时人,曾担任清朝的工部侍郎,还为康熙讲解过几何学与天文学。

一、比利时博士,不远万里来清朝工作

1623年,南怀仁出生于比利时,十二岁时进入耶稣教会读书,十七岁进入鲁汶大学艺术学院学习。

鲁汶大学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教会大学之一,在此学习期间,南怀仁系统地学习了亚里士多德的哲学,还涉及天文、地理、数学、历算等知识。

学完哲学课程后,南怀仁又在耶稣会学院学了一年数学和天文学,然后又花了两年时间拿到神学博士学位。这段学习经历,为他日后的中西交流打下知识基础。

作为教会工作者,南怀仁本打算去南美洲传教,但被西班牙王室拒绝。老天给他关上大门,却给他开了另外一扇窗。1654年,意大利耶稣会传教士卫匡回国述职,南怀仁与之交流后,受其影响,对大清产生心驰神往。于是,南怀仁要求前往清朝传教,并得到教会支持。

顺治十三年,南怀仁、卫匡等人由意大利启程,但出发不久就在路上遭遇海盗,所行物品被抢劫一空,他们不得不重新准备。第二年,南怀仁从里斯本出发,次年抵达澳门。

1659年,南怀仁进入大清内地,先是前往西安传教,过了段时间又被召入京城,担任汤若望的助理,在钦天监协助制订历法。

汤若望是一位著名的传教士,明末来华,后为清朝工作。清朝初年,汤若望多次向领导陈述新历法的优点,并用新历法准确预测了顺治元年的日食亏、食甚等天文现象,最终说服多尔衮,将新编纂的《时宪历》颁行天下。后来,汤若望担任了钦天监监正,深受顺治信任,还助力玄烨的胜出。

汤若望比南怀仁年长三十多岁,在华已经取得很大成就。南怀仁对这位长辈非常尊重,竭尽全力协助他工作。汤若望在写给同事的信中,对南怀仁评价道:

“他不仅掌握了这方面的科学,而且谦虚、坦诚。当他对这门学科从头到尾做了简明扼要的陈述后,我觉得无需再作任何补充了。”

二、经历挫折,却得到康熙的赏识

欧洲传教士来华,很容易与本土的传统儒家文化发生冲突,于是不得不改变传教策略,将教义与儒家学说相结合,因而传教士本身的工作也远超传教范畴。其中最突出的表现就是,他们要传播西方科技,甚至进入仕途,进而影响皇帝。康熙心胸开阔,喜欢西方科技,所以康熙朝,西方传教士能够得到较好待遇,工作得以顺利进行。

清朝时,中西文化的冲突,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历法之争,这种冲突不仅超过科学文化领悟,甚至关系到民族心理。在这种情况下,康熙四年发生了著名的“历狱”。

康熙初年,敌视传教士的势力非常强大。康熙亲政之前,就出现过杨光先为代表的传统士大夫抗拒汤若望的极端行为。因顺治时,汤若望倍受恩宠,以杨光先为首的士大夫已经不满。待康熙继位,鳌拜便代表了这些人的意愿,对汤若望群起而攻之。

康熙三年,杨光先上书弹劾汤若望。紧接着,汤若望、南怀仁等人被关押审讯。汤若望当时年事已高,吐词不清,每次受审都由南怀仁代为答辩。在监狱中,南怀仁对这位长辈悉心照顾,甚至放弃自己出狱的机会。

康熙四年,辅政大臣们认为,汤若望大逆不道,应该千刀万剐,南怀仁等人应该拘禁与流放。这个时候,孝庄发话了,她认为:“汤若望向为先帝所信任,礼待极隆,尔等欲置之死地,毋乃太过。”

于是,汤若望、南怀仁得到释放。

康熙亲政后,汤若望与南怀仁得到平反。康熙八年春,在京城观象台,经过实测证明,南怀仁推算的太阳纬度与实测结果相同,从而战胜了鳌拜支持的杨光先。凭借天文历算方面的知识,南怀仁很快确立了自己的威望。

接着,康熙授予南怀仁钦天监监副的职位,并下令“历法天文,概第南怀仁料理”。从此,南怀仁深受康熙信任,后来还担任了工部侍郎。

三、担当多重角色,去世后受朝廷认可

在钦天监,南怀仁改造了观象台,重新建造了许多用于西洋新法的天文仪器。这些仪器不仅先进实用,同时也是典雅精美的艺术品,作为中西文化交流的硕果,至今仍然陈列于北京古观象台。

在制造仪器的同时,南怀仁将各种仪器的制作原理、安装和使用方法,详细记录,著成一本《新制灵台仪象志》。

康熙十三年,南怀仁绘制完成《坤舆全图》,该图系木刻、着色,由两个半球图组成。图的周围,分布着十四段注记文字,解释了许多自然现象。

除了在天文地理方面有所贡献,南怀仁的工作还涉及到监工、帝王师、翻译等多重角色。

清代,由于要到处平定战乱,康熙需要制造大量火炮。无论在规模上还是质量、数量上,康熙年间的火炮都达到一个高峰。南怀仁对此作出过突出贡献,他所设计的火炮,有三种还被列入《钦定大清会典》。

由于大清本土翻译人才的缺乏,在同欧洲国家交往时,很容易出现沟通问题。南怀仁通晓多重语言,因而数次担任清廷翻译,成为中欧交流的桥梁。

康熙喜欢西洋科技,备受信任的南怀仁因而成了帝王师。他为康熙讲授几何学与天文学,还将《几何原本》翻译成满文,并陪同康熙观测星相。

1688年,南怀仁去世,朝廷为其举行隆重的葬礼,并赐谥号“勤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