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费一兵一卒救回了明英宗,为何还风评不好?

能言善辩之人往往能靠一张嘴为国家赢得利益,在历史上就有很多这样的著名人物,明朝杨善就曾经用雄辩之术救回了明英宗朱祁镇。

说起杨善,可能很多人不知道他是谁,但说起土木堡之变,大家马上就会想起,那个不听群臣劝告,执意要亲征瓦剌,结果被敌军俘虏的明英宗朱祁镇。而最终去瓦剌将明英宗接回来的人,正是这个杨善。

杨善在土木堡之变发生前,就被擢升为礼部左侍郎,兼管鸿胪寺,深受明英宗的信任。所以明英宗被俘虏后,杨善显得十分着急,第一时间变卖了许多家产,换成奇珍异宝,打算赎回明英宗。

明代宗朱祁钰即位后,就派杨善出使瓦剌,其目的是刺探军情。谁知杨善去了以后,直接不费一兵一卒,就将明英宗从瓦剌接回去了。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杨善到了瓦剌,也先派了一个机灵的人去迎接,顺便刺探一下明朝的军情。该名胡人见到杨善后,提出很多问题刁难他,结果都被杨善一一化解。也先听说后,决定亲自会一会他。

也先见到杨善,也马上开始刁难他,也先说:“奈何削我马价,予帛多剪裂,前后使人往多不归,又减岁赐?”

就是说明朝为什么减少进马的赏赐,所赏的锦缎也剪成两段,还把瓦剌派去的使者扣押下来,又减少进贡的赏赐。一句话提出多个问题,每个问题都十分刁钻,也先这是有意为难杨善。

然而杨善并不紧张,他从容地说:“自您父亲那一代开始,进贡后所得到的赏赐就这么多,但那时两国感情深厚,从无间隙。使臣没能及时回去,是因为皇上打算临行前再设宴款待一次,根本没有扣押一说。”

也先听了点点头,杨善接着说:“至于减少进马的赏赐,是因为您原本给中国的友人写了一封信,结果信没有送到友人手上,反倒呈给了朝廷。您的友人害怕引起误会,便称这次献马的使者不是您派的,不用按照往日赏赐,所以赏赐就少了。您的友人后来诬陷说是吴良的计谋,结果您就把吴良杀了对吗?”

也先连连点头,表示杨善所说属实。杨善又说:“皇上赏赐锦缎,自然没有剪断的道理。这些锦缎都是那些使臣奴仆剪的,如果您不信的话,可以去搜他们的行李。”

此事也先早已查证过,他见完全为难不到杨善,才知道朝廷这次派的人不简单,于是态度渐渐变得缓和起来。

杨善看到也先态度缓和,他立马迎合对方,开始大肆夸赞也先,说他如何英明,又勇猛无敌,心存仁善肯定不会随意杀俘虏。也先被他夸得有些飘飘然,急忙表示自己绝对不会乱杀人。

杨善见时机成熟,便马上提起释放英宗一事:“太师再攻我,屠戮数十万,太师部曲死伤亦不少矣。上天好生,太师好杀,故数有雷警。今还上皇,和好如故,中国金币日至,两国俱乐,不亦美乎?”

此时的也先脸上已带有笑容,他身边的人眼见也先就要答应,急忙站出来问,如果放回明英宗,朝廷会用什么礼物答谢。看到这里大家或许会想,杨善一定会将自己之前换的奇珍异宝,拿来献给也先,其实不然。

杨善回答说:“若赍货来,人谓太师图利。今不尔,乃见太师仁义,为好男子,垂史策,颂杨万世。”

’就是说也先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如果要了财物,别人就会说他是贪财之辈。如果不收,史官就会大肆颂扬其高尚的品德。听到别人这样拍自己的马屁,也先就算想收也不好意思了。

于是第二天,也先就设宴款待了明英宗和杨善,第三天便放他们回到了明朝。就这样,杨善不费一兵一卒,就将明英宗接了回去。

从此事来看,杨善对明英宗的确十分忠心,可为何却说,杨善这样做是不怀好意呢?其实很容易理解。

明英宗即位后,对杨善十分信任。举个例子,当时杨善的儿子杨容犯了事,被明英宗贬戍威远卫,但杨善却没有受到牵连。不仅如此,明英宗还将其升为礼部左侍郎,兼管鸿胪寺,可见对其的信任。

正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明代宗即位后,杨善肯定不如之前受器重。就好比他接回英宗后,“时举朝竞奇善功,而景帝以非初遣旨,薄其赏。”

从这里就可以看出,只有明英宗当皇帝,杨善才会真正得到重用。

其实当杨善去到瓦剌的时候,也先已经有了与明朝议和的想法。加上他善于雄辩,才会说动也先放回明英宗。也就是说,即使杨善不去劝说也先,瓦剌也迟早会放回明英宗,只是他恰巧去了,又将也先吹上了天,也先便卖了他这个人情,让他立了次大功。

早年明英宗宠信宦官王振,杨善就去巴结王振。后来明英宗被明代宗幽禁,杨善又和石亨、曹吉祥等人密谋,打算拥护明英宗复辟,最后也成功了。不仅如此,史书还记载:“于谦、王文之戮,陈循之窜,善亦有力焉。”

可见这个杨善,也是为了上位不择手段之人。明英宗复辟后,对杨善大加封赏:“封奉天翊卫推诚宣力武臣、特进光禄大夫、柱国、兴济伯,岁禄千二百石,赐世券,掌左军都督府事。”

天顺二年,杨善去世,终年七十五岁。朝廷赠兴济侯,谥号“忠敏”,其子杨宗承袭爵位。

明代后期文学家李贽曾说过:“故论社稷功则于谦为首,论归太上皇功则杨善为最。”

就是说在迎回明英宗这件事上,杨善的功劳是最大的。但即使这样,杨善这个人也不足以被人称赞,他富有心机,又左右逢源,为了上位巴结宦官,甚至不惜陷害忠良。不过这样的人,的确适合在官场上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