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经国在苏联鲜为人知的轶事

众所周知,蒋经国的夫人是蒋方良,前苏联人。但在蒋方良之前,蒋经国还有两段短暂婚姻。

1937年3月10日,斯大林命令季米特洛夫把流放到乌拉尔地区的蒋经国召回莫斯科,目的是通过蒋经国影响蒋介石,与共产党人建立联系共同抗日。

蒋经国与苏联妻子蒋方良

1925年,16岁的蒋经国开始在莫斯科中国劳动者孙逸仙大学学习,他的化名是尼古拉·弗拉基米尔·叶利扎罗夫。在这里他阅读了许多革命书籍,思想转变很快,加入了共青团,还加入了中国劳动者大学墙报《红墙》的编辑委员会。1927年,他对父亲在上海发动的“四一二”政变非常震惊,以致他在大学的集会上宣布同“刽子手”父亲断绝关系。蒋经国是首批加入托洛茨基组织的中国大学生之一,并表现积极。1927年11月托派组织被摧毁,他又及时与之决裂,还写了一份同托洛茨基主义者决裂的正式声明。1927年底从中国劳动者大学毕业之后,他被安排到了列宁格勒的Н. Г.托尔马乔夫军事政治科学院。不久之后,他不得不同年轻的妻子、冯玉祥的女儿冯弗能离婚,他们是在中国共产主义劳动大学结婚的。离婚的原因很简单:冯玉祥也是“血腥的刽子手”。1927年6月,根据与蒋介石达成的协议,冯玉祥与共产党人的统一战线也告破裂。蒋经国的妻子冯弗能丝毫不懂政治,也不愿谴责父亲冯玉祥。1928年5月25日,冯弗能同哥哥冯洪国以及妹妹冯弗发回到中国。蒋经国则继续在军事政治科学院学习。

刚从苏联回国的蒋经国

1930年,蒋经国从军事政治科学院毕业,在莫斯科的狄纳莫工厂当了一段时间的钳工,然后参加了集体化运动。1930年成为联共(布)预备党员,作为当时被党派去加强集体农庄建设的九千名党员中的一份子,他在1931年5月到11月担任莫斯科州科罗温村“十月革命”集体农庄主席。1931年11月去列宁国际学校读研究生。1932年他被派往乌拉尔,担任位于斯维尔德洛夫斯克的乌拉尔机械制造厂第一机械车间的主任助理。1934年,他在这里认识了一位比他小七岁的金发俄国女郎、共青团员芳娜•瓦哈丽娃。这名姑娘是这家工厂的车工。1935年初,他们结婚了,当时蒋经国已经是该厂厂报《重型机械报》的副编辑。一年后他们生了第一个小孩埃里克。1937年年初,蒋经国被任命为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市委组织部副主任。差不多就在这个时候,斯大林想起了他。蒋经国同芳娜一起被召到了莫斯科。在莫斯科,斯大林会见了他,蒋经国发誓将坚决遵循共产国际的指示。1937年3月28日,在返回中国的途中,他给季米特洛夫发了一份电报:“我在途中,谨向您致以最诚挚的布尔什维克的敬礼。您的所有指示都会得到执行。”

然而,回国不久,蒋经国的布尔什维克幻想就烟消云散了。斯大林在他身上打错了算盘,就像在他父亲身上打错了算盘一样。蒋经国不再履行共产国际的任何指示,而与“刽子手”父亲打得火热。他受蒋介石的委托到了江西省,担任国民党江西省第四行政区督察专员。蒋介石在日记中写到:“骨肉团聚了,儿子从俄国回来了。离散了12年,现在先辈们可以安心了”。

其实,蒋经国对斯大林版的社会主义早就感到失望了,他不过是利用斯大林指派的任务,趁机逃离苏联而已。

揭秘:蒋经国说出一句什么话让蒋家寿终正寝

无可奈何身后事、两蒋移灵终成空

坐困孤岛,老蒋郁郁而终

由于自奉俭约加上美方的支持,蒋介石不但身体状况颇佳,并且牢牢抓稳台湾的各项命脉,成为台湾土地上真正的强人,尤其蒋经国的能力卓越,更让蒋介石无须太过操心。不过在冷战情势的影响下,美方无意在中国另辟战场,因此蒋介石“反攻大陆”的口号,几十年来不过是幻梦一场。

蒋经国

至于曾为世界瞩目焦点的宋美龄,虽然仍以“第一夫人”的姿态,穿梭在蒋介石身边,却已不复当年光彩。虽然由孔宋家族主持的“中国游说团”仍在美积极运作,并巩固蒋介石“反共”英雄的形象,也没能对国民党的艰难处境有更多帮助。甚至在国际现实情势下,中美关系改善,令台湾的空间不断压缩,乃至被迫退出联合国,让身处孤岛的蒋介石更加抑郁。

1972年,蒋介石的健康开始急速恶化,先是动了前列腺手术,又因为车祸住进医院,同时由于长期使用抗生素,蒋介石痊愈速度相当慢。1975年4月5日午夜11点50分,蒋介石在睡梦中因心肌缺氧并发肺炎不治而病逝台北。

蒋经国

“蒋家人今后不能也不会参选‘总统’。”蒋经国此言与随后的辞世,终止了“蒋家王朝”的统治命脉

虽然表面上蒋经国喊宋美龄“阿娘”,宋美龄喊蒋经国“经国”,颇有母子情谊,但外界多认为,蒋介石在世时,小蒋已经将“夫人派”人马打压得差不多了。

1975年老蒋过世后,宋美龄即离开台湾长住美国,外界也多将其解读为母子芥蒂未除。此时的蒋经国早已实质接班,但每遇重大事件,蒋经国仍会礼貌性地向宋美龄请益,例如蒋经国在挑选“副总统”人选时,宋美龄曾建言“慎重考虑副贰人选”,她提出的条件是“对吾党宗旨深切服膺”与“坚持执行复兴大业”者。后来蒋经国选的副手是李登辉。宋美龄常向人说“经国主政,我不便再插手干涉”,即使她对李登辉有意见,最后还是尊重蒋经国的布局。

青年时代的蒋经国

政坛充斥小蒋与夫人不和的传闻,蒋经国并非完全不知情。1986年蒋介石百年诞辰时,蒋经国可能认为此时宋美龄再不返台致祭,将坐实他们母子不和的传言,因此派三子蒋孝勇到美国邀夫人返台。

青年时代的蒋经国(右一)

对蒋经国而言,孝武个性冲动,女儿孝章因婚姻之事长年避居美国;个性较内敛的幼子孝勇成为最适合的接班、襄助政务的人选。据蒋经国的副官翁元回忆,每周二、五是蒋孝勇向父亲报告各种公私杂务的日子,也因为可“上达天听”,敏锐的“官场”人士纷纷向太子靠拢,蒋经国也安排许多青年才俊,与蒋孝勇有较多的合作与互动机会。但无论如何,蒋经国晚年一句“蒋家人今后不能也不会参选‘总统’”,终究终止了“蒋家王朝”的命脉。

此外,虽然有名医组成医疗小组为蒋经国诊治,但由于他任性不忌口、嗜甜食的结果,引发视网膜剥离左眼失明、肾脏病和双腿肌肉坏死等多种并发症。1987年8月26日,经医师再三劝说,蒋经国首次坐轮椅主持国民党中常会,首次证实他的健康状况已大不如前。尽管如此,空闲时蒋经国仍喜欢到台北近郊的阳明山和关渡等地兜兜风散心,发呆沉思。蒋经国的副官王文皓在接受台湾《联合晚报》访问时透露,在蒋经国过世前不久(1988年1月6日),蒋方良气喘病发作,情况严重,但她不愿离开已经病到站不起来的夫婿去住院。为了劝蒋方良去医院,蒋经国坐着轮椅,决定陪蒋方良住院,在“荣总”病房,一人一间。蒋方智怡说,婆婆长年为气喘病所苦,1月6日那次气喘发作时,其实状况比公公更不好。未料蒋方良出院后不久,1988年1月13日,蒋经国病逝于七海寓所,享寿78岁。

宋美龄

望尽世纪之旅,宋美龄告别人间;两蒋移灵胎死腹中

蒋纬国、蒋孝勇同样因病过世,对宋美龄、蒋方良带来更大的打击,蒋家几乎全盘移居海外,不再过问政事,相关争议在台湾社会终于也不再起波澜。宋美龄稍后也透过在美照料生活的侄女孔令仪对外表示,包括蒋纬国在内的蒋、孔、宋家人物,在大陆情况未变前不宜归葬故土,终于了结此前由蒋纬国们发动的反对李登辉的“两蒋移灵大陆公案”。但关于蒋家期待蒋介石能与孙中山一同归葬中山陵的想法,则还在广泛争议中,无法获得肯定的答案。

2003年10月,宋美龄在纽约东八四十街格莱西广场寓楼于睡梦中长逝,安详地告别了历史舞台,终年106岁。宋去世的消息,引起全球华人社会的悼念与追思。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在唁电中称:宋美龄女士是中国近代史上有影响的知名人士,她曾致力于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反对国家分裂。

2.jpg

宋美龄

宋去世后,葬于纽约芬克里夫墓园。宋一生未立遗嘱,亦无遗言,也没有留下口述历史和回忆录,更无私人秘档留世。一生看遍人世苍茫的宋美龄,不著不述,是中国历史上一个永远无法弥补的缺憾。

蒋氏一族,至此正式退出历史舞台。在近百年之中国历史中,蒋氏背影模糊,但又影响非凡。时至今日的两岸相持及至统一问题的争拗仍源于蒋介石当年的意气与选择。中国正面临千年未见之大变局,而大历史格局中的蒋介石,经过时间的淘洗,正在变成历史,也在变成某段故事中的某段箴言,供后世观叹,也供后世在其巨大的争议声中,寻求他的历史定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