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篇

龙马花雪毛,金鞍五陵豪。
秋霜切玉剑,落日明珠袍。
斗鸡事万乘,轩盖一何高。
弓摧南山虎,手接太行猱。
酒后竞风采,三杯弄宝刀。
杀人如剪草,剧孟同游遨。
发愤去函谷,从军向临洮。
叱咤经百战,匈奴尽奔逃。
归来使酒气,未肯拜萧曹。
羞入原宪室,荒径隐蓬蒿。

译文:
你骑着白雪花毛的龙马,金鞍闪耀,好一个五陵豪侠。
你所佩之剑,色如秋霜,切玉如泥;你所穿之袍,缀有明珠,耀如落日。
原来你是侍奉皇上斗鸡徒,乘坐的马车轩盖高高。
你张弓可摧南山虎,伸臂手接太行飞猱。
你酒后风采飞扬,三杯下肚,笑弄宝刀。
你杀人如剪草,与剧孟一同四海遨游。
你终于想起改变自己的游荡生活,要争取功名。
你于是发愤去了函谷关,跟随大军去到临洮前线。
叱咤风云经百战,匈奴如鼠尽奔逃。
你归来豪气不改,终日饮酒,不肯给萧曹宰相下拜。
羞于学原宪,居住荒僻蓬蒿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