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武灵王的胡服骑射有哪些特点?赵武灵王的胡服骑射到底改变了什么?使得赵国一跃成为战国中晚期的强国之一

战国时期,赵武灵王为了富国强兵,提出了“着胡服”“习骑射”的主张,决心取胡人之长补中原之短。从此,使军队中宽袖长衣的正规军装,逐渐改进为后来的衣短袖窄的装备。从而顺应了战争方式由“步战”向“骑战”发展的趋势,为国家的稳固和发展奠定了基础。

春秋战国时期前后绵延500多年,这么长时间的大乱世,自然少不了牛人登场,君主里有春秋五霸,名臣里有管仲、乐毅,改革家里有商鞅、吴起,思想家里孔子、韩非子等等。这群牛人都干出来了一番影响后世的大事,在这群牛人里面有一位被后世吹到天上却名气不怎么大的人物——赵武灵王赵雍。

赵武灵王是战国时期赵国的第六代君主,其知名度跟粉丝数量明显不及同时代的其他君主,但近代著名的历史学家梁启超评价他为“黄帝之后第一伟人”,现代的“非主流历史学家”甚至认为他是战国时期唯一能阻挡秦灭六国之人。这评价够高了吧,原因很简单,他办了一件大事——胡服骑射。

落后就会挨打,这句真理放在任何时代都是通用的。战国时期,各诸侯国之间今天你打我,明天我打你,后天他打咱俩的事司空见惯。哪个国家不思进取,就会被别国胖揍一顿,甚至被吞并灭国。因此,战国时期各国都在变法图强,不断锻炼自己的肌肉。这些变法中最著名和最成功的当然是商鞅变法,可以说秦国最终一挑六成功就是源自商鞅变法的猥琐发育。不过,除了商鞅变法,赵武灵王推行的“胡服骑射”也是极为成功的一次变法。“胡服骑射”以后赵国的地盘扩大了近三倍。

“胡服骑射”前的赵国又穷又弱,不仅老打不过其他六国,自己内部还被还被中山国分割为南北两块,互不相连,而且这个号称“千乘之国”的中山国还经常在齐国的支持下在赵国内部搞事情。这还不算完,赵国北边还有三个胡人邻居——匈奴、林胡、楼烦,他们也定期南下跑到赵国去抢劫,弄得赵国苦不堪言啊!

推行“胡服骑射”以后,赵国就一路开挂,匈奴、林胡、楼烦从原来的抢劫犯变成了受害者,赵国成了抢劫犯——占据了北方大量胡人的土地。中山国不但没了搞事情的底气,还被亡了国。赵国地盘大了,人口多了,资源广了,腰板立刻硬起来了,开始干涉起了他国内政——先后扶持护送了在外做质子的秦国公子嬴稷和燕国公子姬职回国即位,即秦昭襄王和燕昭王。

那么问题来了,“胡服骑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居然可以这么迅速的让赵国开挂?“胡服骑射”,顾名思义就是穿胡服,学习骑射技术。咋一听没啥特别的,但深究起来就会发现这是春秋战国以来一次极为重要,也是影响后世相当深远的一次变革。

第一,在军事上。赵武灵王最郁闷的是,北方这帮抢劫犯每次来抢的时候自己老是来不及反抗,甚至看不清楚脸就走了。他仔细观察后发现胡人穿窄袖短袄,打仗的时候用骑兵、弓箭,比中原的兵车、长矛灵活机动多了。于是他也通过不断学习,组建了一支擅长骑马射箭的特种部队,战斗力一下子上升了N个量级。其实,胡服骑射之前的中原各国也会骑马,射箭,孔圣人当老师就把骑马和射箭作为两门必修课。但是将两者完美结合,并搭配骑射的职业装,组建专业化的骑兵团队,赵武灵王绝对是首创。从此以后,中原地区也多了一个新兵种——骑兵。

第二,在服饰文化上。咱们国家古代的衣服可不是想怎么穿就怎么穿的,这在先秦时期尤其明显。衣服是身份高低的象征,看衣服就知道对方什么身份。问题是搞得太过头,穿衣服光追求身份了,不追求实用了,那就只有死要面子活受罪,穿着宽衣长袍干啥都不利索。结果赵武灵王推广胡服,时间久了,中原人也发现衣服还是实用好,从此穿衣服也开始追求实用了。

第三,在民族融合上。赵国原本就是胡人满地走、胡服遍地穿的国家,尤其是北边的代郡和晋阳郡,胡人、赵人杂居的情况更为普遍。“胡服骑射”之前,这两类人互相看不上眼,三天两头的搞内乱。而推行“胡服骑射”就意味着承认胡人的优势,提升胡人的地位。说白了就是赵武灵王带领中原赵人敞开胸怀去主动拥抱胡人。这下子被中原各国鄙视了数百年的胡人感动得热泪盈眶,纷纷弃暗投明,专心跟着赵国过日子,内乱自然就平息了。胡服骑射极大地促进了民族融合是毫无疑问的!

从推行胡服骑射的角度来看,赵武灵王的确算得上是一位伟人,不过称为“黄帝之后第一伟人”未免有吹破牛皮之嫌。从黄帝到赵武灵王这中间有两千多年呢,这个时间段里的牛人也是没数,像尧、舜、禹,商汤、周文王、周武王、齐桓公、晋文公等等多少也能上得了台面,那梁启超先生为啥偏偏要去吹赵武灵王的牛皮呢?要知道,在这之前,赵先生的粉丝数量实在是不多。

国人做事有个习惯,喜欢找历史名人、典故做先例,要么自比,要么效仿。秦始皇就是跟三皇五帝比较才发明了“皇帝”,孔明先生也经常自比管仲、乐毅嘛。梁启超继承了林则徐、魏源的“师夷长技以制夷”思想,跟着自己的老师康有为搞起了戊戌变法,目的当然是想靠着学习西方那套制度来增强自身,挽救那个时候半死不活的清王朝。学习外夷长处来对付外夷,没有谁比赵武灵王的“胡服骑射”更适合当先例的了。得了,赵雍先生对不住了,得把你吹到天上去才行。

赵武灵王的胡服骑射,是最适合新的战争形式的一种方式。胡服的装备更方便,剔除了战争中的那些繁文缛节,让战争更趋向于战争,更具有核心意义。骑射的方式有三个特点:

一是更灵活,适合所有的战场。车战必须选择战场,必须在开阔的平坦地区,必须列阵。骑射完全不需要这些,在哪里都可以打,非常灵活。

二是速度更快,一匹战马,肯定是比两匹战马跑起来更快的。两匹战争需要一个协调的过程,两匹马的奔跑能力还要一致,对驾车的人要求也非常高。但是一匹马则可以做到可快可慢,收放自如。

三是骑射比步射打击面更宽。因为骑手是在马上,位置更高,视野更宽,打击面显然更强。

其实,这样一种兵种的优点是显而易见,可是,为什么直到战国中晚期,才由赵武灵王全面实施呢?道理很简单,除了这种兵种对骑兵能力的要求更高外,最重要的,是文化上人们无法接受。中原的人,一直把自己当成是上邦大国,对自己的文化非常自信。日常的礼仪,都是非常讲究的,更何况是穿奇装异服,那更是大家不能接受的。

而赵武灵王之所以能够成功,除了赵武灵王行事作风比较刚劲果敢,又获得了大臣肥义及叔父公子成的支持外,更重要一点是,赵国本身就居住在边缘地区,与中原有一定距离。国内的居民,胡汉混杂,甚至早就衣服乱穿,所受的中原地区拘束较少,所以推广起来,显然容易得多。也正是赵国有这样的地理优势,胡服骑射也推广了起来,因此,赵国才一跃成为战国中晚期的强国之一。

胡服骑射一下子让赵国开了挂,领土大了三倍,赵武灵王的胆子也肥了十几倍。居然乔装打扮成赵国使者,亲自深入秦国境内,打探当地的山川地形和兵力部署,制定了一个极为大胆的灭秦计划。亲率数万胡服骑射后组建的赵国特种部队,从赵国新占领的云中郡、九原郡南下,快速通过秦国防守相对空虚的北部,直插秦国的心脏地带关中地区。

很多人认为,如果不是因为赵武灵王死的早,这个计划没能实施,秦国很可能就灭亡了,也就没有了后来的秦灭六国。这种说法很明显想象的成分太大,根据当时的天下格局来看,赵武灵王的这项计划的风险极大,成功的概率比中彩票还低,即使成功收益比种地还低。原因有三点:

其一,赵国骑兵长途奔袭,吃饭的事不好解决,必须要做到速战速决,一旦秦国装孙子不出头就没办法了,而且骑兵数量有限,输出伤害太低;

其二,秦国这个时候发展的那叫一个芝麻开花节节高,在秦宣太后芈八子跟穰侯魏冉的治理之下,全国军民团结一致、众志成城地正在狂揍楚国、韩国、魏国,赵军轻易打不下来关中,就算打下来会因为国力不如秦国无法长期占领,最终被撵回老家;

其三,天下除了秦赵之外还有五个想搞事情的家伙在呢,都一个比一个猴精,不会让赵国一家独吞秦国,肯定会出面搅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