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仙镇大捷 岳飞以五百背嵬军大败金国十万大军 岳飞的朱仙镇大捷到底是真是假?

朱仙镇之战是岳飞第四次北伐的最后一战。此役岳家军继颍昌之战后全线进击,包围开封。朱仙镇大捷,是千百年来中华民族抵御外族入侵的骄傲!后世却对于岳飞取得朱仙镇大捷的战绩是颇有争议的,以500背嵬军大破金兀术10万大军的朱仙镇大捷到底是真是假呢?

u=1459473209,2787895085&fm=26&gp=0_副本.jpg

岳飞抗击金兵入侵六战六捷,是一个英雄善战的大将军。朱仙镇一战,直接把金国最勇猛的统帅金兀术逼回到了汴京城,朱仙镇距离汴京城只有区区的45里地,以岳家军的威势,分分钟拿下汴京城,就连金兀术都命令部下做好撤退的准备,随时准备撒丫子走人。

朱仙镇大捷,是战略性的胜利,应该是南宋大反攻的新起点,若高宗赵构支持岳飞,加上韩世忠,吴阶弟兄等各路兵马和北方义军的呼应,完全可以收复华北平原,进军陕甘和山西山东等地,可以说是形势一片大好,按照岳飞的思路走下去,南宋和中国的历史可能改写。

但是,对意欲偏安的高宗来说,此次战役的伟大胜利,竟然让这个心胸狭隘的皇帝看到了危险,所以,他默许了秦桧等主和派的建议。在这一片大好的形势下,宋高宗一天连下十三道金牌火速召回岳飞,然后伙同秦桧等人找了个莫须有的罪名,将岳飞父子杀害在风波亭。

800多年来,秦桧、王氏、万俟禼、张俊、王俊五人,一直作为千古罪人跪在岳飞的庙前,受到后人的千指万唾。最不堪的是身为女人的王氏,几百年来坦胸露乳,颜面尽失体统不存。朱仙镇人把油条叫做“油炸桧”,吃的时候,一撕两半,就像把秦桧王氏一劈两半般解恨。另外朱仙镇岳飞庙中的五奸像旁还放着一条鞭子,游人可以拿起对他们进行抽打,以发泄对他们的仇恨。

u=2628113571,2561993403&fm=26&gp=0_副本.jpg

我曾经在另一处小型岳飞庙前看到过这样的一幕。一个中年妇女带着自己的女儿,在五座跪像旁,在自己身上某个部位摸摸,然后使劲拍到跪像身上的同一个部位,五座像,挨个做。疑惑不解的我上前询问,被告知当地人这样做,是要将身上的病痛传给这五个奸佞小人,让他们替老百姓受罪!天,真的有用?管他三七二十一,我走上前去,如法炮制一遍!

几百年来,后人一直这样做,好像用多少过激的手段对待这五个奸臣贼子也不解恨似的。不知道有人想过没有,没有宋高宗的默许和支持,秦桧等人纵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杀害国家的军事顶梁柱啊。那么放着这样保全社稷江山的军事天才不用,而想尽办法加以杀害,宋高宗赵构傻吗?他就那么容易听从秦桧的摆布?答案一定是否定的!

岳飞在抗击金兵的战斗中,所向披靡,无往不胜。他一心一意只想收复失地,一雪靖康耻,至于别的从来没有想过。为抗击金兵,他曾经三次拒诏,数次上书痛斥秦桧等人丧权辱国乞怜求和的无耻行径,抱定终极目标是“直捣黄龙府,与诸君痛饮尔!”意思是打到金国首都去,与众位兄弟开怀畅饮庆祝胜利,将金人掳去的两个皇帝请回来,一雪屈辱之恨!

这样的行为做派,不是摆明了要宋高宗好看吗?一个是他爹,一个是他哥,就是因为他们被金兵掳走了,他才有机会在20岁登上皇帝宝座,如果他爹和他哥回来了,他还能有皇位坐吗?与其收复全部国土后自己一无所获,还不如与金人求和,自己还能落得个偏安一隅的皇帝做做。

算计来算计去,宋高宗心里的天平就倾斜了。于是,这个为了自己的私利连自己的亲爹亲哥的死活都不放在心上的人,对一个一而再再而三想坏自己好事的军事重臣还能有啥恻隐之心?于是,一个为国为民的国家栋梁悲剧了,“十年之功,毁于一旦”。亲者痛仇者快的千古奇冤就此载入史册。宋金和议划定了东至淮水,西至大散关的边界线,进入相对和平状态。金人送还了高宗生母和妻子。他的父皇兄弟姐妹等人依然在金国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北宋完结,南宋开始。

就是这样一个无德无才的昏庸皇帝,居然悠哉悠哉活到81岁,他的亲爹徽宗53岁被金人下毒毒死,他的亲哥钦宗在57岁被金人的马踩踏而死,岳飞被杀时仅有39岁!为此,宋高宗赵构理当与那五个奸人一起跪在岳飞庙前供后人唾骂、供后人鄙视才对。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精忠报国!岳飞不辱母命,做到了。只是这样没有底线的王朝,这样没有道德良心的皇帝,不报不忠也罢!

我站在岳飞夫妇的鎏金像前,叩拜后久久没有离去,耳畔有岳飞《小重山》中"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在悠悠回响。数百年来,无数壮志难酬的人也许都曾经吟诵过这几句话,只是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罢了。只有改道朱仙镇西的贾鲁河,涛声依旧。

u=3621520183,509708407&fm=26&gp=0_副本.jpg

朱仙镇大捷岳飞以五百人大败金国十万大军,这场大捷是否真的存在?

宋史.岳飞传有明确记载:飞进军朱仙镇,距汴京四十五里,与兀术对垒而阵,遣骁将以背嵬骑五百奋击,大破之,兀术遁还汴京。宋史记载的清清楚楚。确实发生了朱仙镇之战,而且岳飞确实是500人大破金兵。然而后世确实争论不休,认为岳家军在前期作战中损失惨重,已经无力发动进攻,500破十万太过匪夷所思,而且金兀术为什么不守开封却要守朱仙镇,认为十分可疑,据此断定朱仙镇之战不可能发生。以上这些推测言之凿凿,看似有理,其实不堪一驳。

其一,岳家军在经过郾城、颍昌之战,虽然遭受损失,但主力尚在。

郾城、颍昌是岳家军第四次北伐的两场关键性战役,也是最惨烈的战役,参加这两场战役的,主要是岳飞亲军背嵬军和王贵率领的游奕军、踏白军等。张宪率领的主力没有经过大战,基本无损失,人数在3万以上。岳云和王贵率领的部队在3万左右,包括随岳云增援的八百背嵬军,经颍昌血战,杀伤金兵五千,自身伤亡当在四千左右,除了必要的留守部队,尚有2万余人可以进攻开封。岳飞的亲军背嵬军有1万余人。所以,保守估计,岳飞进攻开封的部队最少也有七万。

而金军一败于顺昌,拐子马惨遭覆灭;千里回师,二败于郾城,铁浮屠尽数被歼;三败于颍昌城,主力散失殆尽。完颜兀术连连失利,不得不强征汉人百姓做签军。其损失之大可想而知,而其战斗力之弱又可想而知。以岳家军百战之师,携战胜之威,兵锋所指,金兵自然无不披靡。

其二,金兵不守开封,而与岳家军在朱仙镇决战,有其必然性。

一,朱仙镇在开封之南45里,开封南大门,守开封必守朱仙镇,这是军事常识。唐宋以来,朱仙镇是河南的水陆交通要道和商埠重地。朱仙镇地势平坦,总体地形由西北向东南倾斜,也就是西北高东南低。金兵坚守朱仙镇,居高临下,铁骑冲锋,也是不错的选择。朱仙镇一旦失手,开封门户洞开,无险可守。明末,李自成也曾与明军在朱仙镇大战。可见其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

二,开封城大,难以坚守。开封顶峰时有人口百万,城墙周围数十里,如此大城,分兵而守,需要多少人马?此时金兵四处纠集的总数也不过10万,根本无力守城。而且开封城被攻破不过是几年之前,期间并没有金兵大修城墙的记载,城防必定残破不堪。岳家军兵临城下,急切之间,金兵万难修城,是以想守城也无城,不得不出城野战。

三,金兵自视野战无敌,宋军不善野战。决战朱仙镇,正是发扬金军野战优势,打击宋军的战术选择。

u=3557995592,2558825403&fm=26&gp=0_副本.jpg

其三,五百破十万也绝非不可能。

首先,朱仙镇之战,岳家军并非只有五百。500人只是先锋部队。当时两军交战,金军拼凑了10左右,岳家军在7万以上。双方对阵,岳飞按住大军不动,派遣骁勇善战的将领率领五百背嵬军冲击金军。背嵬军是岳飞的亲军,共有一万余人,其中八千铁骑,皆为骁勇敢死之士。如果说普通骑兵,一骑能够对抗五个步兵。背嵬军一骑能当十兵。五百骑相当于五千人的普通部队。而其冲击有过之而无不及,是一支强大的攻击力量。

这符合岳飞一惯的战术风格,也是他常用的战术。郾城之战,岳飞命岳云率骑兵冲击金兀术。鏖战正酣时,岳飞亲率四十精锐亲兵铁骑突击敌阵,由此大胜。颍昌之战,又是岳云,率领背嵬军挺前决战,与金军平野浪战。其所率铁骑,也不过八百。

所以,朱仙镇之战,岳飞以五百背嵬铁骑突击金兵,以打乱金兵阵脚,造成混乱,再指挥大军冲锋厮杀,是其一贯的行之有效的战术。而金兵主力在此前的一系列战斗中已经被消灭殆尽,新纠集的军队人数虽众,然而组织性、纪律性绝不能与岳家军相提并论,且在屡败之后,丧失战斗意志,一触即溃才是情理之中。

很多人觉得500人很少,就想当然地认为朱仙镇的胜利是瞎编的。根本不了解,一个精锐骑兵的战斗力,更不了解几百名精锐铁骑的战斗力!要知道著名的陷阵营不过八百人,横行欧洲西亚的圣殿骑士团不过三百人。五百背嵬铁骑,足以撼天动地。